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淫乱的模特学校 3
淫乱的模特学校 3
 贞子回想还没待完,“痛啊!”突然下身一阵剧痛传来,发觉阴道内被一根滚烫的东西塞的满满的,才明白终于告别处女时代了,成为了真正的女人了。

  随着老秃驴一阵阵不停的抽送,痛楚被快感代替,爱液冲走了阴血。“啊……啊……”贞子控制不住地送开紧抓床单的手翻手把老秃驴紧紧搂住,手指陷进老秃驴背上的肉里,“用力啊,不要停,不要停……”贞子禁不住淫荡的喊起来,老秃驴老当益壮,也算了得,把贞子抱坐起来,来个坐势合体狂欢,贞子坐在老秃驴腿上一上一下猛烈地迎合他的动作,双手紧紧地搂住老秃驴的脖子让他的头往自己胸部上贴,接着老秃驴几乎玩便所有能性交的姿势,“哈哈,我要射了。你等好了,嘿嘿”这时,贞子是狗爬的动作,老秃驴则是跪在后面猛干,干的贞子阴肉翻滚。贞子听见老秃驴的喊声,似乎有所醒悟提醒式哀求道:“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射在里面,不要……”老秃驴动作越来越剧烈,似乎根本没听见贞子的哀求,贞子知道他不会放弃在她体内射精,她想要在他射精前挣脱,她接近高潮的她却感觉到不能脱离对方的身体,象是被磁石吸着,没办法了,“不要射到里面,求你不要射到里面……”贞子还在哀求,“哇呀呀”只听老秃驴一声大喊,泷泷的精液深深地射入子宫,同时他的大龟头被反馈的阴精所覆盖,暖暖的,好舒坦。贞子累的几乎要躺下了,身体支持不了了,娇喘阵阵,全身大汗淋漓,全身抽絮着,这时疯狂过后贞子以为可以躺下舒服地睡觉了,可是她爬着的身体正想往侧面倒的时候,突然大腿却被两只大手紧紧的稳住不让她往下倒还让保持原来的狗爬姿势。忽然,一个硬硬的圆圆的东西顶上了自己的肛门,那东西一紧没入了进来。原来是老秃驴想采取肛交,抱贞子美丽性感的屁股一阵猛抽,贞子感到一阵恶心……两个人都干的四肢乏力,老秃驴把软下来的阳具弄到贞子的屁股缝里,双手握着贞子的双乳,就这样贴着伏卧在身下的贞子休息。

  “该去救我的学生了,大师……”她本来不想再叫这淫僧“大师”但有求于人,只好硬着头皮。

  老秃驴满足地伸了一下懒腰:“痛快,够味,呵呵,走,马上去救”马上一个转身出门去了贞子颤抖的穿着衣服,看着床单上的液体和鲜血,回想到所忍受的巨大屈辱,所能做的只有流泪。老秃驴果然守信用,拿着一把草根草叶来到美奈的房间,“大师,怎么这么久啊,美奈她快不行了。”

  “没事的,她会好的。”老秃驴对美奈苍白的脸色一点也不在意,而是注意着美奈裹在被单里那玲珑曲线的身体,美奈是众女中个子最高的,比老秃驴整整高了一个头,所以腿看起来十分的长,再加上那丰满的乳房,清丽的脸蛋,不想和她作爱的就不是男人了。老秃驴居然把美奈被蛇咬的脚碗上的伤口放在嘴里吮出了毒汁,在敷上那些草跟草叶包扎好……

  老秃驴在众女面前非常的细心,以免被人发觉自己的内心。

  “好了,到明天早上她就会痊愈,大家放心”

  听他这么一说,众女总算放下心来,忙不停地向老秃驴道谢。这时聪明细心的泽田惠子疑惑地问道“贞子老师呢?她哪去了;”

  老秃驴镇定地说“她帮我找这些药引找了半天,所以大概是很累了,也许在休息//”这时脸色有些苍白的贞子出现在门口,她站在那里有些忧郁,她不愿去看老秃驴那张恶心的丑脸,不愿去回想刚才那段肮脏的经历。

  “老师,你怎么了,气色好差”

  贞子当然不会说是自己被老秃驴破了身,还被大干了一蕃,只好说:“刚才老师帮大……师的忙,忙的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她甚至不愿再称呼老秃驴“大师”,因为在她心中老秃驴现在却是一个下流,无耻,肮脏,变态的老淫棍。“大家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还是继续向小溪的方向前进……”贞子已感到身心疲惫不堪,毕竟是一个处女之身被这样的终极,无论从精神还是身体上都难以让人接受---自己会被那样一个又老又丑的淫兽占有。第3天早晨,贞子叫醒了大家准备起程出发,却得之美奈虽然毒伤初愈,但是却四肢无力,无法跟大家一起上路了,只好让她独自一人躺在床上修养。老秃驴没有出来送她们,不见人影,贞子猜测这只恶心的淫兽可能昨天折腾过度,象死猪一样还躺在床上,贞子不愿多想他,跟随着学生们青春的脚步出发了。

  可是,老秃驴哪有贞子想的那样死猪般的躺着,这只淫兽仍然精力充沛,等她们一走,就悄悄的摸索到美奈的房间,直接推开了门闪了进去然后把门踢上,“谁?”躺在床上的美奈转过头来“啊,是大师,大师有事找我吗?”她裹在被单只穿了内衣内裤,对老秃驴的不礼貌行为有点气恼,但是知道是他出手相救却没有介意。

  “呵呵,我是来看你的呀,来检查你的毒伤好没有,嘿嘿。”老秃驴目露淫光一步一步向美奈的床移过来。

  “……这……大师,我身上没穿衣服,不太方便……”

  “嘿嘿”老秃驴突然伸出双手插进了被单拽上了美奈的胸部。美奈根本没来得及阻止。

  “大师,你这是干什么……啊……不要”美奈拼命用手想把那双胸部上的爪子退开,可是由于毒伤的原因,就是什么力气都使不出来。这时老秃驴那双贼手不老实地揉动起来,“下流!”美奈挥出手想煽上老秃驴一耳光,可怜的是手却有气无力地象抚摩一样落在他的脸上。

  “啊,停手,你虽然救了我,但你决不可以这样做。”美奈剧烈摆动身体表示反抗。

  “是吗?我早想做你了,只不过没来得及说而也,嘿嘿。”老贼头快速地揭开了被单,哇塞,好没的身材,白色的内衣和底裤把线条村托的非常的完美。美奈由于坐汽车走山路没洗澡的缘故,浑身上下发散了一股综合体味,比如有体香味,旱臭味,尿骚味等等。这种气味好象对老秃驴十分的受用,不禁下身勃起。他双手又握上了高耸的双乳又捏又揉,“啊,不要啊。”美奈何时受过如此侵犯,“啊,贞子老师,……快来救我啊”眼角渗出了眼泪。

  “哈哈哈,叫啊,叫吧,你的老师她不知道现在在水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呢,可惜听不见你的叫声了”美奈很想用手推开他,很想用脚踢开她,可是她瘫软的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眼睛里流露出了愤恨绝望无奈。

  “我的大美人,我还不知道你的舌头是什么滋味,让我来试试,嘿嘿。”头满满向美奈压下去,美奈把脸瞥向了一边,眼看老秃驴恶心的大嘴快要亲上自己的脸,顿时挣扎中的她用尽所有的力气一个翻身翻到了床下,暂时脱离了老秃驴的的控制,美奈已顾不得疼痛有气无力地漫漫向门口爬,“哈哈,你以为跑的出我的手心吗?”一声淫笑从在美奈背后响起,笑的美奈头脚冰冷。

  这是如同蜗牛般爬动的美奈突然发现大腿被两只大手紧紧拽住,无法继续前进,“啊!”美奈仍旧拼命向前,可就是怎么也动不了,这时老秃驴正好正对着美奈性感高跷的臀部和那神秘的三角地带,那里正是散发着全身最强烈体味的地带,这种特殊气味让老秃驴非常兴奋,再也忍受不住,把整个脸贴上这个大冒热气的地带,可以说把整个脸紧紧贴上了美奈性感的臀部,这时,老秃驴隔着内裤疯狂地嗅着,吻着,啃着,仿佛一个饥饿的人看见了面包一样。

  “啊,不要啊……爸爸啊……妈妈……啊”美奈彻底绝望了,自尊在羞愧中崩溃着,哭喊依然保持向前爬的状态,只想拼命脱离那张深埋在自己下身的脸。

  老秃驴激烈地摇晃着头撅起那张大嘴向前钻,仿佛要将整个头钻进美奈的下体。“啊,不要啊,好难受……噢……噢……噢”美奈发现在下身受如此强烈的刺激下居然开始流出液体。美奈根本没想到老秃驴会干这种肮脏下流的事,但现在正忍受着强大的屈辱。突然,美奈下身感到一凉,接着内裤被褪出了脚后跟,“噢”美奈感觉到一个柔软湿滑的东西在自己裸露的阴户上扫荡,哎呀,那是舌头,“啊……你……不要呀……”这时候是兴奋还是耻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