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游记:阿兵 3
游记:阿兵 3
 「谁要去?那地方简直都,都……」这回小盈也红起了脸说不下去了。

  「呵呵,好,你们两个就在船上吧,我回来给你们带些好玩的,好吃的,免得你们被别的男人给………哈、哈!」小兵笑着取笑着思思和小盈。

船到岸了,思思和上盈果然没有下船,船上的水手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些天来,没有女人的滋味让他们受够了。阿兵自然也上了岸。这个国家里的人长的到有些象现代的南亚人,皮肤要比黄种人黑,但比黑种人要白,不过,那时的人可不知道有什么四色人种!

阿兵走在路上,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想着:也不知道那些水手都跑到哪里去了,算了,自己走吧。

他自己在街上就这么乱逛,忽然看见,前方有一处府院,院中高楼林立,在那座小楼上好象有一个女人,在瞭望着。

阿兵走近了一看,哇,真是一个美女,大概也就十八九岁,皮肤虽然微黑,可是那双大眼睛简直能把人的魂魄给钩出来。一头乌黑长发散在肩头上,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亮光,身上披着一条红纱。阿兵的眼睛都看直了,一颗心也被欲火占据了。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又看了看墙并不高,就爬上墙,奔那个女人而去。那个少女看到阿兵竟然翻墙而过,竟有一丝惊奇,可能是还没有人是这么到她的楼前吧!

阿兵虽然有色心,可是色胆还是差了些,但听到船上的水手说,这个国家现在可以找自己喜欢的女人做爱,看到这个少女,他自己就把持不住了。由于是午后,这个楼上并没有仆人服侍,也可能是仆人们也都找欢乐去了吧,阿兵直接上了楼。

这时那个姑娘已经在门前了,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能随便闯进我的房间?」阿兵一看这个姑娘,身高165左右,丰胸和肥臀在纤细的腰身的衬映下,显出绝好的身材。

「姑娘有理了!我叫周兵,是从大唐而来的,刚才在路上见到姑娘,才忍不住造次,请姑娘原谅。」阿兵恭恭敬敬地说。

那个姑娘本来还是一幅怒容,一听是从大唐而来,就换成了笑容,说:「原来是从大唐大国而来,素听闻大唐乃礼仪之邦,怎么也会逾墙而进入人家私宅呢?」这个姑娘用一种轻蔑的语气问道。

阿兵一听,嘿,这小妞,这次搞不好,还要给国丢脸?我可也是21世纪的大学毕业生!他想了想,就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辗转反侧。看到姑娘,所以为了不辗转反侧,才翻墙而过,也算是尊从圣人的教悔,好逑淑女吧!」这位姑娘一听,一下子笑了起来,没想到,翻了个墙头,尽让他说出了遵从圣人之言。虽然这远离大唐,可是孔孟之道,对极乐国影响也颇深。

「好吧,既然你遵从圣人之言,那请进吧!」这个姑娘说着把阿兵让进了屋中。

本来阿兵就是一个帅哥,再加上在网上所练就的乱侃的本领,竟也把这个姑娘逗的是哈哈大笑。这个姑娘叫泰吉青,他的男人在圣月自然不会放过偷鲜的机会,而阿青呢,平时心高,却没有能看上眼的,所以自己在窗边独望,没想到却望来了一个阿兵。

阿青拿来了茶果,和阿兵边笑边谈。阿兵本来就来自未来,他的笑话和见识自然比那古代人要多的多,一会就把这泰吉青说的心悦诚服。

闲聊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皓月当空,泰吉青对阿兵说:「周公子能否做诗一首呢?」

阿兵一想,做诗,天,做湿还差不多!但一看眼前美女,知道如果能成功,那夜晚必会有一番美景,想呀,忽然想起东坡的一首《水调歌头》,算了,就拿东坡的这首救急吧!「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阿兵背完了这首词,就说:「阿青,明月如此美,星光如些灿烂,是否不要姑负此时美景呢?」把手伸给了阿青,阿青被阿兵的「博学多才」折服了,脸一红,也把自己的手递给了阿兵。阿兵顺势一拉,把阿青拉入了怀中……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阿兵说着,就把自己的唇印在了阿青的唇上。阿青此时也以情动,「公子……」

阿兵用自己的舌头搅着阿青的舌,吸吮着,当然手也未空闲,在阿青的身上游动。阿青也配合着阿兵,吸着阿兵的舌,交换着他们的口水。阿兵的手停在了阿青的乳房上,真够大的,比小盈的还要大,阿兵的一只手都不能握住阿青的整个乳房!阿兵挑逗着阿青的双乳,隔着衣服也能体会到阿青的乳头,他们抱着,随着阿兵的侵犯,阿青抱着阿兵的手,越来越紧了……

他们缓缓地向窗边移动,月亮洁白的光照在了他们的身上。阿兵继续亲吻着阿青,手开始脱去她的衣服,阿青自然不会舍得阿兵那条香舌离开自己的唇,就扭动着身子配合着阿兵的手。

月光撒下,如涓涓的流水,从阿青的秀发上,流到了阿青傲立的乳上,点点滴滴,又滑落到了那双腿间的毛发上,如奶般,似隔着纱,引诱着男人的感官。阿兵离开了阿青的舌,看起了阿青。

阿青用手遮着自己的羞处,低声问:「公子,你看什么?」

「好美呀,象维纳斯的雕像一样,真美!」阿兵由衷的赞美着。

「维纳斯是什么?」阿青不明白阿兵赞美她所说的东西。

「是最美的,是女神……」说着就把阿青又拉过来,开始含起了她的乳房。
「啊……,我很美吗?」阿青呜咽着说。

「美,真的好美……」这话从那含着阿青乳房的嘴里说出来就有了些含混。
阿青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因为阿兵的嘴里含咬着她的乳房,那手已经在那片土地上耕耘,潺潺的泉水似回报般地涌向了那片要进行播种的土壤。这时的阿青已经只能闭起眼睛来享受了,她的丈夫从来没有给她过如此的感觉,这么体贴,又这么温柔……

阿兵把自己的手指伸到阿青的阴道中,让他去为自己开拓新的道路,那里很温暖。阿兵让阿青扶在窗边,让月光照在阿青的身上,从后面进入了阿青。抽动着,阿青的头伴着月光流水,时而如无声溪水落下,时而如山涧急涌,奔腾不息,阿兵也是用手抱着阿青的身体,手中握着她的乳房,一下一下,快速而有力的进出着。星光下,两个人的双腿之间,一丝粘液如蛛丝一样,垂到地上……

阿青无意识地呻吟着,还有那卟卟的声音,是进出阿青身体时那汁液所发出的,「嗯……」阿青的全身又是一阵抖动,一股阴精又冲到了阿兵的龟头上,阿兵也觉得腰一放松,精液就如放开的野马,全部奔向了阿青的子宫……

…过和小盈的生活,阿兵的能力已经变得十分的成熟和勇猛了,他把现代的技术全部和小盈进行了实习,当然收到了非凡的效果。这次,阿青也尝到了变为成熟男人的阿兵的历害。

射出精后,阿兵抱起阿青躺到了床上,他们谁也没管那顺着阿青阴毛淌出的粘液,这次做爱让他们都体会到了高潮,而高潮会让他们感到了万分的疲惫。就这样,阿兵和阿青抱着睡着了。

睡到不知什么时候,阿青醒了。她看着阿兵,在月光的照耀下,阿兵更显得英俊潇洒。看着那已经软掉的阴茎,想着刚才他带给自己的欢乐,阿青不自主地用手抓起了它。

在梦中,阿兵的阴茎有了一些增大,看着它有些变大,阿青的脸红了,可是在她的国家里,性的技巧是可以轻易得到的,当然,她明白口交。阿青把阿兵的阴茎含在了嘴中,吸吮起来。阿兵的阴茎硬了起来,阿兵也醒了,看着阿青,阿兵并没有让阿青知道自己已经醒来。吸吮着阿兵阴茎的青,也感到被阿兵的阴茎挑起的感觉,自己的一只手伸到了阴部,用手指抚摸起来……

「嗯……」阿兵再也不能装睡了,一下子抱住了阿青的头,一下子把自己的阴茎全部塞进了她的口中,阿青被这一下子倒吓住了,差点吐了出来,她一看是阿兵,害羞地打了阿兵的阴茎一下,「让你坏……」

「哟,好疼呀!」阿兵装着说。

这倒把阿青给骗了,「真的疼吗?我没使劲打呀!」阿青关切的问。

「是呀,要你好好的赔不是的……」说着就又把阿青压在了身下,大力的抽送起来。

太阳出来了,床上有两个人,赤裸着身子,床上液迹斑斑,那是他们两个人昨夜的纪念。

阿兵又陪着阿青一整天,这一个白天一个黑夜,他们做诗,谈天,还有吃饭,就是做爱。

转眼下船已经两天了,阿兵要回去了。阿青很是舍不得这么一个英俊而又博学的男子离开。阿兵走时,阿青送给他一个香囊,说:「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阿兵给了阿青一个深深的吻,离开了。

回到了船上,其它的船员们也都没有回来。小盈看然阿兵回来,当然是醋坛子都翻的没有了!上去就问:「有没有给我们带回来好东西呀?」

「这个,这个……」阿兵和泰吉青在一起,把买东西的事都忘掉了。

小盈噘起了小嘴,表示不满,阿兵看到这,上去就给小盈一个吻,「对不起了,老婆。」

小盈看到思思也在身边,脸腾就红了,「去你的,不知道嘴上还留着哪家女人的味道呢!」但说的时候,却是充满嘻笑。

思思和小盈给阿兵准备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然后小盈象是宣布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似的说:「今天,由我孙盈给周兵和纪思思作证,两人结为夫妻,白头偕老……」

思思和阿兵一下子也都被小盈的举动搞蒙了,思思拉住小盈的手说:「小盈妹妹,你在搞什么鬼?」

「思思姐姐,我知道你早就喜欢我老公了,而我老公也是个花心的东西。」说到这,小盈对阿兵做了一个鬼脸,「你们也是两情相悦,更何况思思姐姐也是孤零零一个人,你也嫁给姓周的,我们做个好姊妹呀!」

思思一听这话,脸更红了,低下头说:「妹妹你……」

这时小盈对周兵使了一个眼色,可周兵看着小盈还是有些难为情,小盈手里拿起了一杯酒塞给了阿兵,又拿起了一杯塞给思思,自己也拿起了一杯,说:「我们就喝个三交杯酒吧。」说着,就按着思思喝了下去。然后就说:「入洞房喽!」说完就把思思和阿兵推进了房里。

关上了房门,小盈才收起了笑容,面色沉重起来。她很理解思思,因为她和自己一样,都已经是无依无靠了,也都是女人,也知道思思对阿兵的想法,她同情思思,也喜欢这个姐姐,所以,她宁愿把自己最亲爱的丈夫分享给思思做一颗擎天柱,可以让思思伤受的心有一个停靠的港湾。

小盈靠坐在船窗边,望着明亮的弯月,诵着李白的那首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时,两行泪顺着小盈的脸颊流了下来……

(五)再纳娇妻

房里头。一对新人。

两个人是带羞的望着,没有人说话。

周兵看着含羞欲放的思思,思思望着心仪已久的阿兵。周兵刚要说:「今天……」正巧思思说:「我……」然后两个人对视一笑。

思思说:「思思本已不是鲜桃新枝,如果周公子不嫌我,思思愿服侍周公子一生。自打周公子救出思思那天,思思就对周公子感激不尽,而周公子对思思是敬重有加,更让思思感激涕零。如果思思在那小人国,也只是他们手中的玩物,公子待我关爱倍至,思思可望而不可求!」

「思思,说的哪里话,能娶到你是我一生的幸运,我愿用自己的生命和一生去守护你,让你再也不受欺辱!」说着把思思抱在了怀里,思思也把自己的头紧紧地靠在了阿兵的胸前。

阿兵横着抱起了思思,把她放倒在床上,自己就压了上去,吻起了思思。思思眼角也泛着泪光,因为终于自己也能为自己心爱的人献上自己的身体,而不是象玩物一样,用来被发泄。

阿兵吻干了思思的泪,手轻轻的抚在了思思的胸上,他亲着她的耳垂,轻轻的吹着热气,吻着她的脖颈,手开始脱去思思的衣服。思思比小盈更成熟,但漂亮程度不比小盈差,小盈如娇艳的桃花,芬芳而又带点羞涩,而思思却如诱人的牡丹,成熟成充满魅力。

阿兵脱光了思思的衣服,欣赏着思思的身体,虽然思思在冯旭天那里受尽了折磨,可是身体还是那么的美丽,双乳高耸,那两颗小小的乳头如同两个小小珍珠藏在那粉红的乳晕之中,一点点的绽放着她的美丽,平滑的肌肤,双腿笔直修长的延伸着,那两腿之间,长着纤细而又整洁的黑发,而小盈却是卷曲而又稀少的。

阿兵真是很奇怪,为什么上天造了女人,却给女人以不同的身躯,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美妙动人?

阿兵尽自己所能的挑动思思的情欲,因为他想让思思能从冯旭天的阴影中走出来,思思也是爱极了阿兵的,所以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那条紧闭的缝隙处,能看到了晶莹的露水……

阿兵趴在了思思的两腿之间,让思思分开双腿,自己好能亲吻到她最隐蔽的去处,思思顺从的分开双腿,可当阿兵的舌尖扫过思思的阴唇的时候,她却不能不用双手托住阿兵的头,因为那种刺激却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阿兵笑笑推开了思思的双手,自己更加深入地刺激思思的敏感的部位,思思一下子就「嗯……嗯……」起来。阿兵用手指分开思思的阴唇,把思思的那颗已经鼓起的小豆豆含进了嘴里,不时的用舌头点点,或是扫过,每次思思都绷直了双腿,长出一口气,淫水五倍十倍地流了出来……

忽然阿兵感到思思的阴道中冲出了一股淫水,直直的冲到了他的口中,思思高潮了。看到思思享受的样子,阿兵知道是自己开始的时候了,就用手扶住自己早已硬得发疼的阴茎,对准了思思的阴道,准备进入了。

一点点,龟头,渐渐地进去了。然后,一点点,阿兵的阴茎消失在了思思的身体里。思思的阴道虽不如小盈的那么紧,可是也紧紧的握住了阿兵的阴茎,阿兵感到一种温暖。

在桌上那摇曳的烛光下,阿兵的头上已经出现了点点的汗珠,思思看着,用手给阿兵擦拭,她知道,阿兵是为了她,让她忘记以前的不愉快的时光,而如此的温柔……看着思思体贴的样子,阿兵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思思再也无法睁开她的眼睛,只有在喉咙处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刚过去的几天,阿兵在泰吉青身上已经发泄了许多的精力,当然现在是十分持久了。蜡烛渐渐变短,而身下的思思却不知来过了多少次高潮,只能看到,思思的面色变黄,下身象水洗过样,整个的阴部闪着亮光,这时,已经渐无知觉的思思的子宫一紧,一股热浪再度的烫到了阿兵的阴茎,「啊……」如机枪点点,阿兵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思思的身体,他们共同达到了这次高潮。

思思休息了好长时间才清醒过来,看看床上那一大片湿湿的印记,脸又红了。她清理了一下自己,又帮阿兵清理了一下,阿兵也就醒了过来。

阿兵看到身穿亵衣的思思,问:「这回还算受用吗?」

思思红着脸说:「差点没被你弄死,也不知道小盈妹妹怎么受得了你!」
「呵呵,那你们一起来呀4看是她能受得了,还是你能受得了?你们比一比?」阿兵笑着说。

「去,没有正经的,不过,小盈妹妹她,唉,我能体会到她的用心,也难为她了!我们一起来服侍你,好吗?老公?我不想夜里小盈妹妹自己孤单,因为我也尝透的孤单的滋味!」阿兵点了点头,也深深为有这么两位善解人意的妻子而感到欣喜。

「妹妹,小盈妹妹……」思思来到了小盈睡的房间,因为船上现在也只有他们三个,所以到也是方便。

小盈果然没睡,她正看着那点烛光发呆。思思进来了,看见小盈的样子,也是不忍,过去叫:「小盈……」

小盈一下子站了起来,说:「思思姐姐,怎么没睡,春宵一刻值千金哦!」小盈和阿兵的时间长了,也学会了现代少女的大方和爽朗。

思思一下子抱住了小盈,「妹妹,你的苦心姐姐都知道,姐姐谢谢你……」
「姐姐,哪里的话,我们以后就和亲姊妹一样……」

「走,一起去那边。」思思拉着小盈就走。

「什么?去哪边?」

「去我那里睡,我们一起睡……」

「什么呀!不害羞。是不是阿兵让你这么做的呀,他脑子里全是这个,真是的……」

「好了,妹妹,他……他……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应该他的,我都被他……」思思脸红的再也说不下去了。

小盈也听出了其中的味道,脸也红了,就自言自语的说:「什么呀,你不知道他第一次……」小盈也说不下去了,看了看思思,这时思思也看了看小盈,两个人会心的笑了。

思思拉着小盈走进了她的新房。阿兵看到两个美女都低着头、红着脸走了进来,「哇,没想到,我阿兵也有机会尝尝这一龙二凤的感觉!」他看到思思和小盈都害羞地谁也没有动作,就笑笑地一手拉她们一个,一下子把她们全都拉到了怀里,真是左拥右抱。

阿兵亲小盈一下,又亲思思一下,就说:「天色已晚,两位夫人服侍相公安歇呀,干嘛相面呀?!」

小盈看了看思思,正巧思思也在看小盈,两个人的目光一对峙,立刻就又低下头去。阿兵看到两位娇妻如此,心里的欲火一下子就高涨起来,两只手一下子就把她俩扑到在了床上。

阿兵吻小盈的嘴,手就抚摸思思的乳房,吻思思的乳房,手就挑逗着小盈的反应敏感之处。阿兵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就如狼般地脱去自己的衣服,小盈和思思当然也是心领神会,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阿兵的身边,一边是小盈,一边是思思。阿兵让她们躺靠在一起,分开了双腿,阿兵的头就沉了下去。他把舌头伸到了小盈的阴唇,上下舔着,还用左手刺激着小盈的那颗立起的小豆豆,当然,用右手抚摸着思思的阴唇,两位美女此时都是娇喘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