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被绑架到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08)【作者:edahung33】
【我被绑架到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08)【作者:edahung33】
字数:88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8话:一直觉得挺大的,但没想到真的那么大

  「应该是这儿吧?」我拿着个脸盆,抬头望去。

  这里是学院室内体育馆的玄关,虽然的确正门招牌写着斗大的体育馆三个字,但整栋大楼看上去就好像是超豪华的健身俱乐部一般。我看在这边同时举办各种球类的全国大赛,可能都不是成问题。

  太阳已逐渐西沈,马上就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根据九条小姐所说,大小姐们这个时间点应该都在宿舍内,等着待会儿往食堂移动,因此这里空无一人。
  你问我为什么挑这个时间点来体育馆?答案很简单啊,我来这里,是为了洗澡。

  由於为我特别准备(真令人害怕的四个字!)的澡堂还在准备当中,虽然我觉得大小姐们应该不会介意,但学校理所当然不会让我和大小姐们用同样的浴室。
  不过告诉你,我可没觉得有遗憾啊?真的,一丁点儿都没有,你要相信我。
  总之呢,这疯狂的一天折腾下来,不让我洗个澡弄乾净,我真的受不了了,毕竟我身上好歹也是留着温泉爱好者的血液。於是刚刚我问九条小姐该怎么办。结果得到的答複:一是「麻烦请您这臭虫离我远点儿」如此直白的要求,二是到这里更衣室内附设的盥洗间来解决这个卫生问题。

  「嗯……就是这儿吧?」

  按照指引的标牌,我来到了更衣室的门前。

  握住门把手,准备拉开。

  等等………没准进去后会发现还有在更衣的女孩子。这种幸运,啊不是灾难也许会上演哦。哎呀可是一般来说真要这样的话可就糟糕了呢。(心)

  我慎重地观察了下里面的动静,悄悄的拉开门。

  更衣室里一个人也没有。

  ………我再次强调,我可没觉得有遗憾啊!真的!

  不过不亏是大小姐们使用的更衣室,里头还飘着少女们特有的淡淡香气,不像原本学校体育馆的男生更衣室,在那里面只有纳豆般的腐败臭味,不堪回首啊。
  呼………总算可以洗香香了。( ^ω^ )

  我脱下衣服,随手扔进排列整齐的深棕色藤笼中。

  然后一丝不挂的我,正往嵌有毛玻璃的门走去的时候——

                哗——

  「啊雾生。辛苦了……」

  只见有栖川丽子大小姐在盥洗间里,背对着门正沖洗着身体。听到了开门声,她人便关拧掉莲蓬头,转了过来。

  「————!」

  然后注意到我了。

  嘴唇微张,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有栖川小姐,现在的状态是——全裸微湿。

  光滑湿润而富有张力肌肤,在热水的作用下显得十分柔软细嫩。才经过一番仔细清洗的巨乳,苗条的腹部,还有大腿——水滴沿着美妙的曲线滑落而下,这种曲线和略显厚实的肌肉达成绝配。

  如果让她穿上丝袜的话,那么绝对领域上紧实和丰满所带来的凹凸层次感所带来的破坏力对我而言必然超群——如此理想的大腿,现在尽收於我的眼底。如果世界上存在大腿的花园,那想必这双大腿必定是花中百合。

  「………………」

  我在欣赏大腿之美的同时,有栖川小姐的视线也注视着我,且不断往下移动。
  没错,我也是全裸的。而我的好感侦测器也暴露了,而且翘得高高的。
  「为……为什么,公人大人会在这………啊!」

  「小心!」

  丽子小姐慌张地退了几步,结果脚一滑,人整个向后倒去,头不小心撞着墙,昏了过去。

  怎么觉得这幕似曾相识啊。我内心吐槽的同时,人赶忙走进去看她有没有怎么样。

  我轻轻扶起她的上身,察看她的后脑勺。还好,只是头上肿了个包,不过看来似乎短时间不会醒过来。

  等等,不会醒来?

  忽然间我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跟一个大小姐二人全裸共处一室,对方还处於完全无防备状态。

  我内心的公人恶魔,此时状态为PowerUP!

  看着丽子小姐胸前的浑圆。好大,虽然之前隔着衣服看,就觉得挺大的,但没想到真的那么大。

  摸摸应该没关系吧?不对,应该说,这种状态没摸,对女性反而太失礼了!公人我以前也是有看过「禽兽or禽兽不如」的那则小故事的。

  吞了下口水,我另一只空着的手已经探了下去,轻轻揉弄着那团雪白乳肉。
  摸下去的感觉,这乳肉真是上天的傑作,我还刻意从下方捧了捧,结果沈甸甸的,看来用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

  随着我的揉弄,那对柔软的胸部就在我掌中变换着形状,而当我用手指轻捻着乳尖那点粉红时,丽子小姐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不时还发出几声娇吟。
  「啊……啊……那里……不行……」丽子小姐无意识地说着,胸部还随着喘息一起一伏。

  听到这声音,我已经有些兴奋得忍不住了。我用毛巾轻轻垫着她的头部,让她仰躺在地上。然后迫不急待趴在她身上,开始进一步的抚弄。

  说实在的,惠理虽然已经算丰满的了,但跟丽子小姐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啊。

  我一边感慨一边左右交互轻轻吸咬着这对巨乳的乳尖,看着它们的不断地刺激下变得亭亭玉立,丽子小姐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快。

  我一手往下探入,只见丽子小姐的秘穴已经流出蜜汁,可见她人虽然昏了过去,但身体仍旧产生了诚实的生理反应,为着进一步的交配动作做好了准备。
  正当我想像平常对惠理那样,扒开那双美丽的大腿,用我的肉棒一探丽子小姐她那幽径时,忽然脑中响起早上听到的一段话。

  〔所有大小姐学生,除非得到同意,不然严禁对她们做出任何性器接合的行为。如果让我发现你对任何人有出现强迫性交的行为,我是已经被授权可以对您强制进行肉棒切除手术,请务必记得这点。〕

  想到九条小姐当时冷冰冰的表情,跟她那双人间凶器般地双手,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要啊,我不想成为日本最后一个太监。但就这样因为害怕而放弃,远在天边默默守护着我的师匠也会失望的。

  「在绅士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二个字。不要因为怕被抓而不敢做,要正面去思考怎么做才不会被抓。」

  回想起师匠的教导,我清醒了过来。是啊,既然不能做出性器接合的行为,那么退而求其次,还是可以………

  我望向那对存在感巨大的浑圆胸脯。

  不再犹豫,我跨坐在丽子小姐的身上,用她的巨乳夹住了我的肉棒,开始抽动了起来。

  「啊……啊……真棒………」我忍不住叹道。细緻的触感、饱满的弹性,还伴随着少女的体香,各种官能上的刺激都让我兴奋莫名。

  昏倒的丽子小姐似乎也深陷在其中。面对面让我能清楚看见她的表情;只见她一会儿蹙眉,一会儿愉悦地浅笑,一会儿又露出害羞忍耐的表情。这对未经世事的大小姐来说,这种事情、这种感觉,想必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吧?

  一想到我正在一个深闺大小姐身上驰骋着,用着她那对精心呵护的乳房夹着我粗大的肉棒,尽情做着乳交的动作,不时还用龟头顶了顶她的脸蛋。意识到这件事,我就觉得血液奔流得更快,肉棒也变得更加坚挺粗大。

  很快地,我就接近这股激情的高潮。

  「要……要射了!」我低吼着,然后肉棒便喷吐出大量浓精,洒了丽子小姐一脸。

  啊啊,满足了。

  我停下了挺进的动作,但手仍抚弄着那对巨乳,闭着眼睛细细品味着刚刚的整个过程。这虽然不是正式的交合,可是仍旧让我回味无穷。

  当我嘴角带笑地睁开眼睛……四目相望。

  不知何时已经醒过来的丽子小姐,正睁大着眼睛看着我;是的,就是看着跨坐在她身上,用她的乳房夹着大肉棒的我。她脸上还残留着我白浊的精液,这一幕实在带着股淫靡的味道,不过被惊恐笼罩的我已经无暇品味这一刻。

  「呜哇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禁失声大叫,赶紧火速跑到了盥洗间外面。

  「对,对不起!!」隔着房叫道的我,抄起了衣物便跑出更衣室,在走廊里裸奔起来。

  丽子缓缓坐起身来。

  把手放到胸上,手心发麻,没有任何感觉。

  呼吸也变得不那么顺畅,而且鼻子不时还能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是以前从未闻过的。

  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确实,心里很吃惊很害羞。

  可是——并不觉得讨厌。

  身体还残留着公人大人的体温,身体仍有着一股燥动。这种感觉以前未曾有过,虽然不知道公人大人对自己做了什么,但是自己很清楚自己并不会反感。
  要问为什么?——因为对方是公人大人。

  因为是那如此优秀,被选为庶民样本的公人大人啊~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脸上又泛起难为情的红晕。放在脸上的双手仿佛要被烧伤一般。但是,总觉得——很舒服。

  自己的裸体被别人看到了,而且好像还做了些奇怪的事。

  而且,自己也看到了别人的……裸体。

  作为淑女,是不可以随意把自己的肌肤暴露给异性的。

  老师们曾经这么教导我。能够被允许这么做的,只能是已经以身相许的人,只能是对自己的丈夫。

  听说自己的母亲和祖母也是如此。

  所以,没错,既然事情已经这样。

  我只能嫁给他了。

  丽子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硕大的乳房被双臂压扁,水滴沿着双峰之间的深沟滑落下去。

  「把我……娶走……」

  看来只能嫁给他了。

  啊!不过并不是那样的……

  这并不是因为别人的教导,也不是因为祖父母以前的所作所为。

  这种全身的酥麻感,这种虽然害羞但并不排斥的初体验究竟为何物,自己本能的理解到了。

  脑袋中仿佛笼罩着一层甜蜜的雾霭。

  「阿嚏!」

  打了一个喷嚏。

  第8。5话:不一样的早晨,不一样的日常

  我是一个容易低血压的人,所以早上要爬起床,对我来说一直是件麻烦事。小时候都是惠理来叫我起床,然后也不知道是从国小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当我早上昏昏沈沈醒来时,我常常已经是在被惠理给榨汁的状态了。

  该怎么说呢,即便睡着没有意识,肉棒还是很诚实的?

  今晚,我似乎又做了个梦,梦到惠理又强势地把我压在床上,而习惯裸睡的我一直都替她省了不少事,她只要翻开棉被就可以随便对我做各种色色的事。
  真是的,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若穿着衣服睡,会睡得不安稳啊?妈妈说我小时候还不会这样啊。惠理也老是在我抱怨时振振有词地说,就是因为我有了裸睡的习惯,所以每天早上都来叫我起床的她,有一天才忍不住光溜溜的我的诱惑而袭击了我。因此到头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这什么跟什么啊!

  在梦中回忆时还是拥有神吐槽技的我忍不住说道。

  我知道现在的我在作梦,但我因低血压而发沈的身体无法做出任何回应,甚至连举起手都觉得使不上力。梦中的惠理似乎也知道我的这个弱点;也是,她一向知道可以在这个时间点,肆无忌惮地对我做任何事。

  我可以感觉到我的肉棒被一双小手轻柔地握住,缓缓转着圈上上下下抚摸着它,就好像是捧着宝物似地。虽然知道这是梦,但这彷若真实的触感,仍旧让我不自觉加重了呼吸,心跳似乎也加快了几分。

  我感觉到有一根手指正轻轻在我龟头上划着圆圈,似乎还有芬芳的吐息在搔弄着,就像是有人正凑近轻嗅着它。以前惠理偶尔心情不错时也会这样,像是在欣赏着什么艺术品一般,低着头近距离把玩着我的肉棒。

  啊…………

  我忍不住低吟了一声。因为有一条温热潮湿的软肉正轻扫着我的敏感部位,睾丸、肉棒、龟头等每一处都没被放过,这个技巧充斥着一股贴心的温柔,似乎是以照顾我的感受为优先,不像惠理总是带着满满的肉欲吸舔着。原本有些委靡不振的肉棒很快便变得硬挺,比我这个本体还有精神呢!

  「——好想——酱——」依稀间我好像听到梦中的惠理在小声说着什么,但昏沈的我也听不清楚,而且不知不觉这个惠理已经把我的肉棒给整个含进去,开始展开深喉咙的攻势。

  糟…糟糕,我一向不是这个高难度技巧的对手,而且这个梦中惠理的级数似乎更高,我可以感觉到我的龟头被她的喉咙巧妙锢弄着,她的舌头也巧妙交缠着我的肉棒,不时还轻舔着我的马眼,一整个就只能说爽到不行。

  「我……我不行了,要射了!」最终我忍不住低叫道,然后就射了,全部射到那个惠理的嘴里。

  许久,当我终於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然在熟悉的房间内。

  啊哈哈,果然一切都是梦,什么被绑架到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之类的超展开剧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又不是什么奇怪改编的轻小说。

  然后我带着欢喜的笑容转了下头,就看到强气总攻女仆一枚,正面无表情地坐在我床边。

  「您醒了?」

  九条小姐用那招牌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看着什么污秽的生物一般。

  「您要是一直就这样不再醒来该有多好。」

  「为什么啊!」

  换了个新环境,为什么我还是得一睁开眼就以吐槽来迎接新的早晨到来?
  「对了,那、那个……?」我吞吞吐吐说道。

  「有什么事吗?」

  「没……就是,关於昨晚的事。」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咬牙准备说出真相。
  有栖川小姐应该已经跟学院举报我的不当举止了吧?说实在没被连夜带走我已经很惊讶了。昨晚的事件,虽然我很想归咎於说都是那对巨乳太诱人,让我无法把持住自己,但身为一个绅士实在不该随便把责任推到女性身上。

  「没关系,我懂。」九条小姐淡淡答道。

  「你懂?没关系?」听到这回答我大惊了。都做了那种事还没关系,现在是怎样?

  「恩,昨晚警备队有回报说,巡逻时在庭院的大卫像那儿发现不明的污渍。虽然知道您对肌肉的爱难以自拔,但这种露天PLAY还是节制点好。」

  「谁跟你露天PLAY啊!而且对象还是David是怎样!

  「如果不是这件事的话,那您要说的是什么事?」九条小姐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唔,看来似乎丽子小姐没向学院反应我昨晚的行为,那……先这样蒙混过去吧!

  「没、没事啦,话说回来你一大早来我这是有什么事?」

  九条小姐歎了口气,估计要是有后期配音的话,这口气后面跟着的肯定是「所以我就说庶民嘛」这样轻蔑的台词。

  「我说过我是您的专属女仆,所以照顾您早上的起居也是我的工作。」
  听到她说出来的话像是理所应当的那样——我不禁有点儿发怵。

  一大早就有一名女仆来服侍我,这好像啥工口的剧情展开………

  「您刚才该不会是在想着什么低俗的事吧?」

  「没,没有啊!」

  「是吗,不是在想着昨晚大卫像的肌肉?」

  「想你妹啊!而且大卫像的肌肉哪里低……呃,我干嘛澄清这个?我刚不就说不是我了!」

  我一边吐槽的同时,一边按照以前的习惯望了望衣柜。

  果然衣柜也是在熟悉的位置。伟哉工作团队,这重现度果然够专业。

  只是在这种怎么看都像是在自己房间的地方,却有一名女仆——说实在我有点儿混乱,这日常变得还真扭曲。

  这时,九条小姐慢慢地用双手抓住我的棉被,一点点儿的往下拉。

  动作如此自然,导致我的反应慢了半拍,

  「……喂,干什么呢你?」我紧抓着棉被问道。开玩笑,棉被底下的我像初生婴儿一样毫无掩饰啊。

  「准备帮您更衣。」

  「不,不用了!」

  「那是不行的,这是清华学院的女仆所应尽的职责。」

  九条小姐一边儿拉着我的棉被一边说道:

  「就算您是个肌肉控的变态庶民屌丝,我还是必须恪尽职守。所谓专业素养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一场关乎到我身为清华学院女仆长的名誉的战斗。所以哪怕您只是轻如鸿毛贱如草芥的变态,为了我自身的荣耀,我不能屈服於——」
  「你给我松手!!」

  最后还是我自己成功死守住棉被,在女仆长蔑视的眼光注视下,扭扭捏捏地在被窝里穿上了她递过来的制服。

  看看时间,差不多是平常我吃早饭的时间了,肚子的空虚感正在提醒着我这件事。不过有栖川小姐应该也会出现在食堂那儿吧,现在还是有点不敢面对她呢。
  「九条小姐,我不太想去食堂那里用餐,能给我准备饭盒吗?」

  「好的,餐点部分,我们也有为公人先生您特别准备。」

  在九条小姐去帮我拿我的餐点的同时,我的膀胱也在催促着我它需要解放。照惯例,这儿没准备我的专属厕所,我得跑上老远老远才能找到间公共厕所,而且还是女用的,如果刚好碰上别人也在使用,那真的是太羞耻了。

  所以要在校内解决的场合,学校给我指定了几处场所。总之就是小姐们平时不用的,位於偏僻地带的厕所。

  好比说宿舍顶楼的厕所。

  大概这段时间是没人用这里的厕所吧。厕所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静悄悄的。
  ——不、不行了。

  因为距离有一段路,还得跑上楼梯,所以我憋的也是够呛。

  刚一进去,我的身体模式立刻下意识切换成「排出准备模式」。膀胱已经在解除封印模式,我马上就觉得不行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赶紧打开一个单间的门。

  「啊!?」

  打开后,我呆站在原地。

  因为爱佳在里面。

  坐在马桶上,张大眼睛看着突然闯进来的我。

  完蛋了!我居然闯入女厕所,还公然直视女性上厕所。这行为变态得一点也不绅士啊!

  一瞬间,脑中划过无数最差的BadEnding。不过再仔细一看——
  不对。

  爱佳的裙子并没有褪下来。膝上放着垫布和用藤条编织的小盒子,盒子里面还满满地塞着各种食物。

  而且爱佳的手里握着刀叉。

  「你,你在干什么?」

  「………………」

  「你该不会……是在吃饭?」

  爱佳突然一惊。

  脸上慢慢地开始变得像番茄一样。

  「变态!!」

  一块牛角面包朝我飞来。

  「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

  「癡汉,偷窥狂,好色汉!!」各种高级食物继续飞来,好浪费啊真是。
  「就跟你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学校告诉我可以用这里的厕所。而且我说你才奇怪吧?干嘛躲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厕所里吃饭啊?」

  说到这儿,我楞了一下。

  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种行为………

  「我在哪儿吃饭关你什么事啊?」爱佳突然转变态度,态度高傲地说道。「说了你可别吓到,爱佳我发现在这里吃饭格外能够让人安心;我可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发现这件事的哦!」

  想起来了,这种行为在外面的世界早就有了,连名字都取好了,叫做「便所饭」……(注:有人找不到一块儿吃饭的同伴,但又怕被人发现自己一个人吃饭,所以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吃,甚至是厕所,这种现象叫「便所饭」)

  爱佳在沈默不语的我面前,继续故做享受地吃了起来。我是快忍不住了,赶忙换了间隔较远的单间开始解放,而爱佳同时还不忘向我炫耀。

  「你知道这样一个人在这儿吃饭,会觉得十分平静吗?哼哼,要不你也来试试,很不错的。」

  这孤僻的家夥没救了我说真的。在解放完抖肉棒的同时,我忽然觉得要让这傢伙受欢迎,这个任务真的是任重而道远。

                PS

  事后我看着连包装膜都还未撕开的杯麵一碗。说实在我不会讶异,真的,一丁点都没有。我已经对这所学校为我特别准备的东西不会有虚幻的期待了。应该说如果哪天给我特别准备了贵族的待遇,我才会吓到跳起来吧。

  希哩呼噜吃完了熟悉的杯麵,上学去。

                ——

  学院长的办公室内。

  「想成立社团」庶民部「?您的这个提案可真有趣。」

  早百合小姐坐在办公桌后,手上拿着社团成立的提案单,笑咪咪地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爱佳同学。

  「不介意的话,希望能听听您设立」庶民部「这个社团的目的呢,天空桥小姐。」

  爱佳手放在大腿上,因为紧张的关系微微交缠着。

  「庶、庶民部设立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变成……不是,我是说,是为了让对庶民文化有兴趣的学生能更认识庶民且体验庶民生活而设立的。」

  「恩哼,原来如此,但是,社团教室这边你是写说,打算设立在庶民样本神乐阪君的房间?」

  「是、是的,因为是文化性社团,不需要太大的空间,而且就近设置在笨蛋庶…我是说神乐阪君的房间,也比较方便。社团活动我其实是打算办成类似茶会的形式。」

  「这样啊,我瞭解了,恩哼……」学院长沈吟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那么天空桥小姐,原则上设立新的社团并无不可,我们很欢迎学生主动去接触不一样的事物,包括庶民的文化。」

  「不过毕竟庶民样本计画是我们学校新的尝试,所以还是需要您监护人的同意,我们会在今天徵询您父母的意见,没有太大问题的话,下午应该就可以给你确定的答案啰。」

  「好、好的,那就拜託学院长您了。」爱佳有些紧张地说道,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天空桥小姐。」学院长像想起什么似地说道。

  「……是?」

  「虽然不是必要,但还是建议您与神乐阪君在一起时,最好让黑江小姐陪同喔~嘛,只是我的一点小建议。」(註:黑江是爱佳的女仆)

  「哈……?好的,我记住了,那、那我先告退了。」虽然对学院长突兀的提醒感到莫名其妙,但爱佳还是点点头,然后开门离去。

  在爱佳离去后,来待学院长带着玩味的笑容,继续看着那份简单的申请书,好像里面写着什么惊人複杂的内容似地。

  「美雪,跟你计画得一模一样呢~」学院长忽然开口说道。

  吱啊一声。

  办公门一旁,通往专属休息间的小门被打开,出现的正是冷艳的女仆长九条美雪。

  「是,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而且还会是由天空桥爱佳小姐提议。」
  「对啊,本来我还以为应该会是有栖川小姐出来提议成立这样的社团呢。嘛~不过这样也挺有趣的,毕竟是那个有名的爱佳小姐(笑)。」

  「是的,虽然跟计画有些出入,不过这点误差我会想办法调整的。」

  「真的是误差吗?」学院长露出坏笑。「我好像听说,昨天晚上在体育馆,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呢?我记得为神乐阪君准备的浴室不是早就建置好了吗?」
  「是吗?」九条小姐依旧面不改色。「抱歉我没收到工作团队的这个讯息,我会再提醒她们做好这方面的沟通的。」

  「唔,美雪你真不好玩~太严肃啰~」学院长趴在桌上嘟起嘴巴。「好啦我也不是很在意这种事,美雪你处理好就好。不过关於庶民部的成立跟加入,务必要跟家长们做好沟通喔。」

  「好的我瞭解了,我想他们都知道所谓的庶民样本只是掩饰,如果要想进一步接触」他「,自然就要对可能发生的事情有心理准备。基本上我想他们不会太在意这个,毕竟公人先生的身份只是个庶民,而且未来可能会长期留在学院内。」
  「是啊,长期………哼哼」学院长趴在桌上转过头来,用暧昧的语调说道。「想必将来要怎么安置毕业后的神乐阪君,美雪你都计画好了对吧~~」

  「只是做些合理的安排罢了。」美雪貌似不在乎地说道。

  「已经接近下课时间了,请容我先告退。」

  「OK,掰掰~」学院长摆摆手。

  九条小姐行了个礼,便转身准备离去。

  「对了,美雪,你耳根那儿好像有点红喔?」学院长突然开口说道。

  美雪下意识想举起手,但才刚有动作,就意识到这是学院长的恶作剧。
  「请别开玩笑了,学院长。」

  女仆长头也不回,开门走了出去。

  「真的只是开玩笑吗?恩哼。」看着九条消失在门后的背影,早百合露出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越来越有趣了呢~~嘛,我就期待着吧」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