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把高冷蹂躏成贱货
把高冷蹂躏成贱货

把高冷蹂躏成贱货


  她叫许蝶巧,28岁,是某公司女技术人员,她是个很有气质个性女人,穿着很时尚性感女人,可能由于眼界比较高,目前还是单身,由于他们公司和我们公司有业务往来,所以她经常来我们公司合作专案,一做就几个月,每次都是我接待的,一来二去我们就很熟悉。

  但是和她接触时还是发现她有些高傲,也许这就是她成为剩女原因吧,当时我女朋友不在身边,所以经常约她玩。

  单身女人没有不寂寞的,她也很乐意一个帅哥陪她玩,经常我们玩的很晚,玩的时候我也经常沾她便宜,搂楼她的柔软腰,亲亲她、捏捏她酥软的乳房,每次侵犯她时候,她都要嘻嘻哈哈和我打闹一番。

  最终还是让我满足手口之欲,她平时喜欢笑,工作比较有魄力,在那边也是小主管,对下属比较凶,属于类似女强人那种。

  虽然经常和她玩,但还没有上过她,很想上她一次,把这种高傲女人,压在自己胯下,光心里感觉很爽。。

  机会很快来了,有个周末我们比较放松,玩的很晚回来,我会到宿舍后给她发信息“有空吗,忙不忙?”我对着电话那头的蝶巧说。

  “我马上来”蝶巧立刻回答我。

  我告诉她地址之后,蝶巧居然比我还先到。贱货看到我,马上表现出低微姿态,我也不说话。蝶巧老老实实的跟在我的后面,看得出来她很怕我。而我就需要这种满足感,这种完完全全的控制。

  我坐在沙发上,这只母狗跪在地上,准备舔我的鸡巴。鸡巴刚被小妹套弄过,哪里还有力气。我命令她趴在我的大腿上,掀起她的裙子。这个骚货连内裤都没穿,我扒开丝袜,右手用力的拍打她白花花的大屁股。

  左手深入衣领,拚命扭捏她的大奶。这个骚货居然非常喜欢各种被凌辱的快感。虽然嘴巴一直喊着:请主人仁慈。但是骚穴淫水流得到处都是。

  屁股已经被我打得红一块青一块。把她丝袜脱下来,拧成一根绳捆绑她的双手。又让她咬住一颗柠檬,对她说:“只要柠檬掉下来就让她吃屎。”

  蝶巧看着我不住点头。我转身把厨房翻了个遍,什么黄瓜茄子都没有。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看到了——蝶巧在客厅沙发上等待我的调教。她的双眼已经被遮住,耳朵听到我的脚步声,立马缩成一团。我看到这种情景,心里面一种感觉直喷天灵盖。

  我扒开她的小穴,拿出一颗冰块就往里面塞。蝶巧呜呜叫了好几声,屁股也扭来扭去,试图阻止冰块的寒意。

  哪里有用,我又拿出清凉油,厚厚的涂抹在她的阴户阴蒂上。凉得蝶巧鸡皮嘎达起全身,菊花更是一伸一缩。我突然对她的屁眼有了浓厚的兴趣,我还没有操过屁眼,正好拿这个母狗开刀。

  我取来老婆的洗阴器,兑着温开水给她灌肠。蝶巧小穴发凉直肠发烫,冰火两重天整得她生不如死,如果对一般人来说,早就翻脸走人。但是蝶巧正是需要被支配,被凌辱。不为别的就是贱。疼痛和屈辱给她带来的不是痛苦而是满足。

  满满1L保温瓶里面的水全部灌进蝶巧皮眼里,我顺手取来小香梨,紧紧卡住她的菊花,菊花的皱褶都被展平了。

  看着蝶巧无助扭动的样子,心里上得到巨大的满足。鸡巴也恢复动力,命令蝶巧细心的舔我的鸡巴。蝶巧的确很用心,舌尖慢慢划过马眼,双唇不住亲吻阴茎。龟头则磨蹭在她脸上任何一个部位。

  我解开她的双手,让她为我打奶炮。母狗不懂得什么叫做打奶炮,有些恐惧。我则表现出十分生气的样子,一脚把她踢到,然后用保鲜膜把她的大奶一圈一圈包裹住,沾着润滑液,骑在她的身上抽插起来。

  其实打奶炮的感觉不是那么好,只是一种行为上的满足。给了她几耳光之后,便带她去浴室放水。没有人会喜欢菊花喷涌的感觉,蝶巧几乎被折磨得动弹不得,我看了看表,已经凌晨3点钟。

  突然心里产生一股邪恶的念头。我牵着如同母狗般的蝶巧,用阳台衣绳把她双手绑在栏杆上。蝶巧只得头朝外,注视小区夜景;屁股朝内,享受肉棒抽插。假如此时有人朝我们这里看去,必定一览无余。可是小区的凌晨只有几盏园灯,不时从远处传来汽车轰鸣声。哪怕只是这样,蝶巧的羞耻感被完全激发出来,除了哀求还有渴望。

  我顶着鸡巴,顺着肥穴淫水直捣花心。蝶巧也不敢叫出声来,只能“嗯嗯唧唧”表达对于肉棒的肯定。

  我见淫水已经沾湿鸡巴,便拔出龟头移到菊花皱褶处研磨。蝶巧的菊花微微张开,看得到里面血红的粘膜,母狗更是吓得发抖,要不是我双手捧着腰,她早就整个人瘫软下去。

  我不顾母狗哀求,用力一顶冲破菊花防线。菊花内部温度奇高,屁眼箍得紧紧的,每一次大起大落都能得到巨大的满足感。这是一种征服的象征,征服女人三穴令她臣服胯下。但是蝶巧哪里受过这刺激,只能不住乞求,求我慢点。

  我报复性地一次比一次插得深,睾丸拍打在阴户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主人,请不要……”蝶巧对我说。她声音很小,可能是怕被别人听到,也可能是怕被上帝听见。那声音似乎是从被我操过的嘴巴顺着屁眼传到肉棒再抵达大脑。我反而更加用力,次次都把蝶巧的括约肌拉出肛门然后狠狠的冲刺下去。

  蝶巧的淫水越流越多,顺着大腿一直流。我抽出鸡巴,闻了闻还是有点臭味。也不管那么多,对着阴洞重新进去。

  蝶巧的骚B是外松内紧,菊花却正好相反,外紧内松。我便插几下穴再插几下屁眼。干得蝶巧全身发烫,我又取下头顶的晾衣夹子,夹在蝶巧胸前晃动的乳房上。我对她说每叫一声我就夹一个。

  蝶巧点了点头,但又忍不住发出娇喘声,不一会儿两颗大乳房被夹满了夹子,我对她说:“骚货,是不是喜欢这种被人操的感觉。”

  “没有——哪有这回事”蝶巧细声说道。话都没说完,一股淫水喷涌而出,我马上知道这个骚货失禁了。

  “母狗,你在干什么?”我生气说道。

  “对不起,主人……我……”

  我再次大力顶入屁眼,我的肉棒已经被屁眼夹得不行。便压低蝶巧的腰部,狠狠抽插起来。大起大落令骚货浑身颤抖,乳房上的夹子都被蹭掉好几个。

  这只母狗也到了极限,虽说疼得不行但是屁股还是配合我肉棒的频率。那精液随着肉棒进入狭小的屁眼,好比突破关卡便流入一望无际的平原。

  蝶巧眉头紧锁,似乎在叹息、深思,那颤抖的神经,又好比绷紧之中突然松弛,滚烫的精液夹杂着欢愉的温存。深夜无垠星空,何夜能复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