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十年如一梦,我和我的女人们】(05)【作者:nebular】
【十年如一梦,我和我的女人们】(05)【作者:nebular】
字数:10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医者不自医

  11年底,集团在关外买了一栋大楼,於是12年春节后整个集团都搬到关外去办公。

  我一向不喜欢住得离公司太远,於是随着公司又搬了一次家,虽然离市区远了一些,但因为有一条高速直达,去找佳丽反而更方便了,以前一个月才见一两次的变成了一个星期会见面一次,可能也和我自己的心理有点变化有关系吧。
  公司附近吃饭的地方并不多,我又不太喜欢吃辣的。3月的时候,家附近新开了一个港式茶餐厅,正符合我的口味,中午一般都会去那里吃,晚上也十有八九会去。

  公司组织了一个足球队,我本身就喜欢踢球,於是当了个挂名队长,每周组织大夥踢一场球。每次踢完球,我也会去茶餐厅那里吃个宵夜。去的次数多,和茶餐厅里的员工就混得很熟了。

  她们中间有一个小女孩,看着样子很成熟(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她不满16岁),长得也很标緻,特点是有一颗小虎牙,笑得时候虎牙会露出来,我反而觉得很可爱。

  她也是一个很爱笑的女孩,工作也非常努力,每次顾客和她打招呼,她都是笑着回应,甚至有一次顾客提出了无理的要求,我都能看到她的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但她还是面带微笑地解释着。

  直到我看不下去出言说了两句,那个顾客才住嘴,当时我们球队一帮人在那吃饭,对方看我们人多也不敢说什么。

  我有个同事很喜欢她,一直想加她的微信或QQ,但又没胆量。有次晚上和那个同事一起去吃饭,看到那个同事东一句西一句地和小女孩搭着讪,又不开口问她,於是我就出马了。

  之前有一次餐厅的WIFI出问题,因为餐厅里面的位置手机上网的信号很差,我又加入不了WIFI,她曾经拿过她自己的手机给我看,说她自己的手机可以联上WIFI,所以我知道她装了微信,不过当时也没想着要她的微信号。
  这次我直接就要她把手机拿给我。她看了我一眼,也没问我什么原因,就把手机拿给我了,递给我的时候,我又说了一句,把屏锁也解了吧,我要加微信。
  她二话不说,把屏锁解开,递给我又去忙了。

  我同事一脸崇拜地看着我,我在她的手机上加了同事的微信号,却没有把我自己的加上去,当然她微信的内容我也没看,那些是人家的个人隐私。

  后来我问她当时为什么会把手机给我,她说觉得我是一个好人,信得过我。
  这年头好人还真容易做。

  不过这次只是我12年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我和她的故事还要到一年多之后才会发生。

  不过12年4月公司终於在深交所成功上市,只是适逢大熊市,连板两天之后就一直往下掉,最终保持在20多块。只不过当时所有的高管都没想到,到了15年手上的股票会变得那么值钱。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进入5月份,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虽然我和佳丽的相处过程中,一直都小心地守着朋友这条底线,从不敢做过分的事情,不过每到夏天,看着她穿起T恤牛仔裤,显露出玲珑的身体曲线,从一个男性的角度来看真的是十分养眼。

  有一次吃完饭,她突然说想看电影,认识她好几年了,除了吃饭我和她还从未没有去过其它地方,这让我有点意外。我问她是不是心情不好,她就说只是纯粹想看而已。

  Shopping Mall的四楼就有家电影院,我们吃完饭就直接去买了票,结果买电影票居然还送两小时的唱K劵,而且那家KTV刚好在她家附近就有一家分店,於是我们又约定第二天晚上去唱歌。

  看电影的时候,看着看着她就靠到了我的肩上,我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眼睛闭着,好像是睡着了。我有点蠢蠢欲动,不过最后还是克制住了,只是坐直了身子又向她的方向斜了一点,让她靠得更舒服些。

  过了一会,她也坐直了,对我说昨晚没睡好,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回到家里,我隐隐约约觉得她好像有点不妥,不过我们比较熟悉,她偶尔也会和我有身体接触,像吃饭在等号的时候,她有时也会坐得和我的身体贴得比较近,所以当时我又觉得可能是我多心了。

  第二天去唱K倒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她唱歌还真是不搭调,一首歌经常大半部分都唱得不在调上,我调侃了几句,发现她还是继续很认真地唱着,便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帮着她一起唱,在她走调的时候把她拉回来。

  又过了一周,一个周二的下午,我收到了佳丽的一条微信。

  「我想去看海。」

  12年微信已经大范围普及起来,我和她的聊天工具也从QQ转到了微信。
  「去红树林就能看到了。」

  「我想看真正的大海。」佳丽发了一个捶头的表情,这还真是难得。

  「那去三亚?」

  「没时间,我想今天就去看。」

  我有点吃惊,看来她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啦?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最近有点累,想散散心。」

  我考虑了一会,就回她,「你今天要上晚班吗?我带你去大梅沙吧,比不上三亚,总比红树林好些。」

  「我可以让人替班,能早点走,大概6点多吧!」

  「那好,我6点半到你那。」

  我想不是周末,去大梅沙的人应该不多,在那呆一两个小时左右,回到市区也就是十一点多。

  「嗯。」她应了一句就没再说话了。

  可是我到了佳丽公司楼下,从6点半等到7点半,她一直发资讯说有个案子要交接,要我再等等,先去吃饭。

  我只能停好车在她楼下的餐厅边吃边等,发微信问她是不是还要去,她却回一定去的。又打电话回家和儿子咦咦呀呀地聊了会天,终於等到差不多8点半,她才下来。

  看着佳丽上车,发现她今天居然穿了一条短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千年不换的牛仔裤居然被换掉了!」修长的双腿上那雪白的肌肤,一瞬间让我有点恍惚,连忙调侃了一句。

  她接过我打包好的炒饭和柠茶,瞪了我一眼,「天气好热。」神情中竟有些妩媚,让我看得呆了一下。

  「你确定这么晚了还要去?现在已经8点半了,去了你也呆不了多少时间。」
  「今天不去,以后就没有冲动再去了。」

  我过了很久才知道,她所说的冲动其实并不是指去看海。

  「好吧,希望你明天不会没精神上班。」我发动了车子。

  去大梅沙的路上,佳丽吃完饭就把靠背放平,闭着眼睡了。

  我转头看着她裸露的大腿,找了一个应急停车处停下来,把车上一直放着的西装拿过来盖在了她腿上。她没有醒,我看着她睡着的样子,突然有冲动想去亲她一下,但在我的嘴唇快要碰到她的额头时,我又停住了。我轻轻歎了口气,伸手把她搭在脸颊上的头发拔过耳边,转过身又继续开车子上路。

  到了大梅沙,已经差不多十点了,虽然是五月份,但海滩还没有到真正的旺季,再加上不是周末,人也不多。我把车里的防潮垫拿了出来,以便我们在沙滩上能有坐的地方。

  佳丽又说想喝酒,自己跑去小卖部买了两大罐啤酒和一支可乐,说是她喝啤酒,我喝可乐。

  上次去唱K的时候就发现她的酒量一般般,一瓶红酒我喝了大半的。不过这一次看她的心情不太好,就随她了,反正也不是她开车。

  我们坐在沙滩上,一边喝东西一边拿着iphone打开星图对着天上的星星找星座,天气很好,听着海浪拍打着沙滩,看着天上闪动的繁星和皎洁的明月,佳丽的心情似乎有所好转。

  她放下IPAD跑到沙滩边追逐着来往的海浪,不停地用脚踢动着海水,在月光的映照下,溅起的水花就像她的大腿一样白。

  我笑着对她喊,「小心点,别把衣服弄湿了。」

  她朝我招着手,「你也过来玩,快点!」

  我看了看身上的西裤和皮鞋,朝她摆了摆手。

  她跑了过来,站在我背后想把我拉起来,胸前的双乳紧紧地挺在我的后背和肩膀上。我连忙爬起来,「好,好,我先把鞋子脱了。」

  她又笑着跑向了海边,「快点,不许耍赖!」

  我一边脱下鞋袜卷起裤脚,一边想佳丽今天是怎么了,笑的次数比我过去一年看到的都要多,有点反常态啊。我把手机、钱包和烟放入她的包中,用塑胶袋装着放到防潮垫下面,以防被人拿走。

  踏入海水中,其实还是有点凉,但佳丽却玩得不亦乐乎,先是用脚向我泼水,把我的裤子弄湿了,接着乾脆弯下腰用手来泼水,这样连我的衣服也弄湿了小半。
  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喂,再这样玩,我就把你按到海里去喝盐水了。」
  我作势上前要去抓住她,她转身想跑结果身体一下失去平衡,「啊」地叫了一声,坐在了海水里,一个浪花扑过来,身上顿时湿了一大半。

  我赶快走过去,伸手想把她拉起来,谁知道佳丽反而拉住我的手往下拽,我没提防一下子就被她拉得跌坐在水里。

  我看着泡在海水里的西裤和半湿的衬衫,又好气又好笑,佳丽则一边大笑一边站起来跑开了。

  我也站起来去追她,抓住她的手臂往回一拽,她却顺势扑在了我的怀里。我愣了一下神,伸手轻轻地揽住了她,问她,「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是不是失恋了?和我说一说吧,说出来会好过些。「心里却想,没听说她交了男朋友啊。

  她在我怀里摇了摇头,「真的没什么事情。不过,今晚很开心,好久没来这里了。」

  说完,她推开了我,却拉住我的手在海边慢慢地走着。

  说实话,习惯了和她以朋友的姿态相处,今晚突然变得这样,我脑袋中真的有点懵,默默地陪着她在海边走着。

  走了一会,海风吹着湿透的衣服,让身上感到丝丝的凉意,我刚想问佳丽冷不冷,她就打了个喷嚏。

  我笑着说,「好了,报应来了。回去吧,再吹会风,你就会感冒了。」
  佳丽却站住了,望着远处的大海说,「真可惜,我还想看看海上的日出呢。」
  我笑了,「大梅沙这里不是正朝东面的,太阳是在那边小山上升起的。」
  佳丽似乎有点遗憾,不过又说,「那也好啊!」

  我心中一动,「我们在这住一晚吧,明天早上你可以早点起来看日出。」我一边说着,一边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去乱想。

  「好啊!」她转过头来,一双动人的眼睛带着笑意,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闪发亮。

  我们回头收拾好东西,来到了停车场,她看着身上湿透的裙子,问我,「我就这样坐上去,会把座椅弄湿的,要不你把垫子垫在上面?」

  「垫着你那边,我这边不一样还会湿。快上车吧,到酒店先个热水澡,要不真会感冒了。」

  我却在想,还好她穿的是深色的衣裙,否则湿成这样内衣的颜色都会透出来。
  上了车,我把西装递给佳丽,「快穿上吧,别着凉了。」

  她披上西装,嘴中却说,「弄坏了我可赔不起。」

  我本想说赔不起就以身相许吧,但想起她的性格,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了,改口说,「我们去喜来登吧,那里所有的房间都是海景的。」

  「嗯!」她应了一声,没再说话,按下了门窗,看着外面的景色。

  我看着她的侧面,想着今晚和她住在一起,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说什么好。
  车子开到喜来登,我准备转进地下停车场,佳丽却说,「先去大堂吧,我先去订房间。」

  「停好车我们一起上去吧。你这个样子怎么好走来走去。」

  她又说,「不要,我先下车。」

  我心想,可能是她不愿意和我一起在前台那开房间,怕人误会吧。

  「好吧。我的钱包在你的包里,现金可能不够,刷那张招行的信用卡吧,没密码的,如果一定要我签名,就等我上来。要高楼层的房间,视野才好。」
  我转到大堂门口,看到她下车走进了大堂。

  等我从电梯上来进到大堂,佳丽正坐在沙发上。看到我,她就走了过来,拉着我的手向电梯走去,「已经可以了,我们上去吧。」

  我感觉我的裤子还在滴着水,也不想在大堂里走来走去,没多问就随着她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我看到佳丽手上只拿着一张房卡,心里突然觉得紧张起来,握着她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佳丽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低着头,气氛真的有点尴尬。
  我们默默地拉着手找到了房号,她用卡刷开了房门,我进门一看,是一间大床房,心跳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佳丽低着头,说了一句,「我先洗澡!」就进了浴室。

  浴室是全玻璃的墙面,我看着她在浴室里面把帘子放下来,心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俩怎么突然进展到这个地步了。

  我打个阳台门,站在阳台上点了根烟,对於佳丽,除了一开始的时候还臆想过会和她发生些什么,后来就完全当她是一个知心朋友,她性子很直,我说话也不敢太轻浮,以免失去她这个朋友。但今天她是怎么了,会不会是出了什么变故导致性情大变啊?

  以前的我可是身经百战的,对於和女孩子开房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但现在的我像一个小处男一样,心里忐忑不安,既期待又担心,一方面自已是已经结婚有老婆的人了,没有哪个女孩会心甘情愿做小三的,自己也不会去泡有夫之妇,而且都说异性朋友之间一旦越过了线,就再也无法做回朋友了,甚至有可能从此变成陌路人,我已经过了靠下半身思考的年龄阶段,我还真不想因为这样失去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朋友。

  可是另一方面,无可否认佳丽对於我一直是有吸引力的,虽然这几年对她一直保持着朋友的距离,但是我真不知道就算她不主动,我是不是有一天也会主动跨过这条线,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友谊?谁知道呢,也许只是用来掩盖各自心底小心思的藉口吧。

  我不知道抽了几根烟,听到房里有些动静,就转身关上阳台门进了房间。佳丽已经出来了,身上裹着一条浴巾,浴巾刚好包住臀部,衬托得她的双腿更加显得修长,半湿的黑发披在肩上,让她的肌肤更显白皙,浴巾在胸前包得紧紧的,雪白的乳肉被挤得满满地溢出了浴巾的边缘,中间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我有点看呆了,不由得咽一下口水。

  她低得头站在床边,也不看我。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衣柜前取了一件浴袍出来,披在她身上,「换上浴袍吧,把头发擦一擦,等我洗完出来帮你把头发吹乾。」

  既然决定了,那么就要给彼此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急急上马不是我的作风。
  她轻轻地应了一声说,「嗯,你去洗吧。」

  我拿了浴袍走进浴室关上门,看到她的内衣已经洗了,搭在衣架挂在浴缸的水龙头上,衣裙则搭在浴缸的边缘,我看看了胸罩上的标籤,80D。好吧,我低估了她胸部的实力。

  洗完澡,我穿上浴袍出来,佳丽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我一眼,立马就转过头去又盯着电视。

  我暗笑了一声,在衣柜里拿出洗衣袋,把两个人的衣服装进去,打了电话让服务员过来拿去洗。然后在浴室拿了电吹风,走到佳丽跟前,向她伸出手,
  「来,坐到书桌那边去,我来帮你把头发吹乾。」

  佳丽看着我,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害羞,脸颊上一片嫣红,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乖,湿着头发睡觉,明天会头痛的。」

  佳丽握住我的手,随我走到书桌旁,在转椅上坐了下来,我插上电吹风,站在她身后,一边帮她理顺头发一边吹乾。

  佳丽则闭眼仰着头靠在椅背上,好让头发从椅背后面垂下来。而从我的角度,却刚好可以从浴袍松驰的领口直接看到她的双乳,那雪白的乳肉刺激得我的肉棒挺立了起来,让我帮她吹头发也有点心不在焉,心里在考虑是不是先办事再吹头发呢?

  不过这时门铃声响起来了,「您好!Room Service!」应该是服务员过来拿衣服去洗。

  佳丽听到声音,睁开眼转了过来,只是她这一转却刚好面对我那从浴袍中探头而出的肉棒。她盯着我的肉棒看了一小会,脸更红了,站起来低声说,「我去拿衣服。」

  我拉住了她,她穿着浴袍去岂不是便宜了门外那小夥子,让他大饱眼福。
  「没事,你坐着。」我走到门边,喊了声,「请稍等一会。」

  进浴室拿了条长毛巾包住下身,又打开矿泉水喝了几口,等肉棒稍软了一些,才开门把洗衣袋递给了服务员。

  关上门再回去帮佳丽吹头发就认真了很多,因为我发现帮长发的女孩子吹头发还真是个体力活,好不容易才把她的头发吹得七七八八,又把自己的头发胡乱吹了几下。佳丽则趁我吹头发的时候溜到床上钻进了被子里。

  我关了浴室灯和电视,又把床头灯调暗了一些,坐到了床边看着佳丽。佳丽被我看得不好意思,往里挪了一点,转过身背对着我,还把被子拉起来盖住了头。
  我笑了笑,脱下浴袍,光着身子钻进了被窝。当我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想让她转过身来时,她一下子转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我。她身子居然还穿着浴袍,不过我也不着急,我们有一个晚上的时间。

  我揽住她的肩,一手温柔地抚弄着她的耳垂,低下头去寻找她的嘴唇,她嘴中发出轻轻的呻吟声,但很快被我的唇舌所覆盖,我们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中热烈地探索和交缠着,她的身躯在我的怀中微微地扭动。

  她身上的浴袍摩擦着我的肉棒,让我感到些许不适,我伸手解开浴袍的带子,撩开浴袍让我们的身体肌肤亲密地接触在一起,手按住她的腰,让肉棒紧紧地贴住她的小腹,娇嫩的肌肤触感让肉棒更加地坚硬,她则把一条大腿探入我的双腿之间缓缓地磨拭。

  随着身体的扭动,她丰满的乳房在我的胸口不断的摩擦着,让我无法保持耐心和她继续接吻。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她的双乳由於平躺的关系分开摊在胸前,但却仍然骄傲地保持着饱满的形状,我伸出双手握住乳侧将它们聚拢过来,将头埋入那深深的乳沟中,闻着动人的乳香,左右逢源地轻齧着柔嫩的乳肉。

  佳丽双手搂着我轻轻地呻吟着,双腿在我身下不停地扭动,我分开她的大腿,将肉棒探入双腿之间后,又重新用双腿让她的大腿夹拢,她感觉到了肉棒的热度,大腿夹住肉棒轻轻地摩擦,使我的肉棒变得更加滚烫。

  佳丽的乳房是如此地丰满,以至於我的手根本无法一手掌握,我用手捏住乳房根部,让乳房变成更加挺翘,乳头在丰满的乳房衬托下显得如此的小巧。
  我张口含住一只俏立的乳尖,用舌头逗弄着它,让它在口中变硬,佳丽把手探入我的头发中,时而把我的头按下让我更用力地吮吸,时而又似忍耐不住舌头的拔弄想把我拉开,口中不断地发出轻呼。

  我离开沾满我唾液的双乳,准备继续往下探索,佳丽却紧紧地搂着我,双腿张开缠住我的腰,不让我向下移动,我抬着头看着她,她仍旧闭着双眼,双颊像火烧一样红,口中却说,「快点进来!」

  我凑到她耳边,轻笑着说,「么着急吗?我还没吃够呢。」

  她却扭动着下身,用已经湿漉漉的蜜唇亲吻着我的肉棒,这样我哪还能忍耐得住,下身一挺,肉棒就顺着娇嫩的蜜唇挤入蜜穴之中,粘滑的淫水让肉棒毫不费力地探头而入,但又立即在洞口中遭遇肉壁有力的抵抗。

  佳丽抱得我很紧,让我不太方便抽插,我稍微退出一点,看着佳丽因为肉棒挤入而皱起的眉头慢慢舒展,又再次一挺腰,猛地将肉棒插入蜜穴中,佳丽啊地轻呼一声,双手用力地抓住了我背部的肌肉。

  我连忙停下了,亲吻着佳丽的双唇,问道,「怎么啦?痛吗?」

  佳丽摇了摇头,轻声说,「不痛,只是不习惯。」

  我一边亲吻着她一边让肉棒停留在原来的位置,下身却收缩肌肉让肉棒在蜜穴中轻轻抖动。

  很快佳丽缠在我臀上的双腿开始微微往下用力,我把肉棒往外拔出了一点,在较浅的位置抽动了几次,然后再次将肉棒挤入到蜜穴中的更深处,往复几次之后,当我最终尽根而入时,温热湿润的肉壁紧紧地缠在肉棒上,让我不禁舒服地呼了一口气。

  佳丽仍然紧紧地抱着我,牙齿轻咬着下唇,暗示着她的蜜穴仍然在适应着肉棒的侵入,我伸出舌头在她的唇上扫动,臀部却慢慢地转动,让肉棒在蜜穴中轻轻地搅动着。

  佳丽随着我的节奏不断地仰起下巴,我低下头去亲吻她的颈窝,肉棒在一番搅动之后开始慢慢地抽插,很快蜜穴中的肉壁虽然仍在紧紧地缠绕着我的肉棒,但我已经能够大幅度地自如进出,佳丽的呻吟声也开始加快,无意识的单音节不断地从她的口中吐出,在我听来却是世上最动听的歌曲,鼓舞着我卖力地开拓着她的蜜穴。

  就像她紧夹着肉棒的蜜穴一样,她的四肢死死地缠在我身上,使我无法以最大幅度的动作来抽动,於是我用力地猛插了几下,在她被我插得有点恍惚的时候,摆脱了她的搂抱坐直了身子,谁知道她马上把被子拉过来盖住了身体。我想拉开被子,她的手却死死地抓住不放,我只好估计重施,抱住她的大腿又拼命抽插起来。

  佳丽被我插得娇呼连连,抓住被子的手松开了一只,去抓住了床单,我将肉棒拔出到洞口,停顿了一下又再次用力地贯穿,佳丽的臀部撞得高高的翘起,离开了床面,我趁机扯开了被子,却呆了一下。

  佳丽惊呼一声,又拉过浴袍遮住自己,双腿挣了我的搂抱转过了身去。我的肉棒脱离了蜜穴,随着她的转身在她雪白的臀肉上划出了一水痕。原来在她的身上有一大块紫色胎记,在白皙的肌肤上特别显眼,怪不得她一直用被子遮住,在夏天也从不穿浅色的衣服。

  我俯下身去,把佳丽的身子用力地扳过来,她却扭着头不肯看我,眼角中似乎渗出了一颗泪珠。我翻身压住她,以防她再转过身去,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让她正对着我。

  「你就是害怕让我看到它吗?」佳丽没有再扭过头去,却仍然紧闭着双眼不肯言语,泪珠却从眼角中缓缓地划落。

  「那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是属於你的,就像它一样,没有人会嫌弃。」我伸手捂住她的一只乳房。

  「它很难看!」佳丽终於开口说话了。

  我侧开身体,把手掌移到胎记上面,胎记上的皮肤显得很粗糙,我轻轻地抚摸着,「难看又怎么样,上天给了你完美的身材,总会附上一点点瑕疵。否则会让其他女人嫉妒死的。」

  佳丽用力地抓住了我的手臂,「以前他就嫌我这里难看。」

  「你的前男友吗。」心想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吹毛求疵的男人。

  「他还……告诉了其他的男同学,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说着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泪水不断地涌出。

  「真他妈是个贱人!」

  我恨恨地骂了一句,对於佳丽这是一种怎样的折磨,而她还要在这样的压力下,继续在学校完成学业。我低下头亲吻着佳丽的眼角,帮她吸去泪水,

  「我不敢……去图书馆,不敢上……自习课,不敢……去操场,他们……都在背后议论我。」

  佳丽哭得越来越大声,几乎有些歇斯底里。

  我体内的激情早已经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怜惜,我紧紧地搂住佳丽,不停地用手抚摸她的后背,「哭吧,你压抑得太久了。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会真心喜欢你,不会嫌弃它的。」我顿了一下,又说,「就像我一样。」

  佳丽哭得更大声了,她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中,我的肩膀和手臂都被她的泪水浸湿。

  良久,佳丽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我拍了拍她的后背说,「我去拿条热毛巾帮你擦擦脸。」

  她闷闷地应了一声,松开了搂着我腰部的手。我起身到浴室用热水浸湿了毛巾,拧得半乾,回到床边。

  佳丽坐了起来,伸手拿过毛巾,「我自己来就行了。」她用毛巾擦完脸,却又凑过来帮我擦去留在我肩头的泪水。

  我等她擦完,接过毛巾放在床头柜上,坐在她身后搂住她,让她半靠在我胸前,双手放在她腹部的胎记上,佳丽也把手覆盖在我的手掌上。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过一了段时间,佳丽轻声地问我,「我是不是很扫兴?」

  我笑了,「现在还不到两点,还有很多时间,大不了明天不上班了。」
  佳丽坐直了身子,浴袍从她的肩上滑落显露出她背部动人的曲线,她转身仰躺在床上,伸手勾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拉下来,我俯下身去把她抱紧,让彼此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和她热烈地亲吻着。

  很快,佳丽的肌肤又渐渐变得滚烫,我的肉棒又坚硬起来。我支起身轻声地说,「其实我身上也有个地方很难看的。」

  佳丽不解地看着我,我抓住她的手移到双腿之间,让她的小手握着火热的肉棒。她红着脸啐了一声,小手却没有离开肉棒,轻轻地握着,还时不时用掌心磨拭着肉棒的尖端。

  我又低下头去含住她的耳垂,用舌头勾勒着她耳廓的形状,佳丽的身躯在我怀里微微地扭动,口中又开始吟唱出动听的歌曲。

  我的嘴唇往下移动,掠过香滑的颈窝,攀上高耸的乳峰,在那柔嫩又挺立的乳尖流连一番之后又继续往下探索。佳丽察觉到我的意图,伸手挡住了腹部。我坚定地移开她的手,用嘴唇亲吻着她身上的胎记,佳丽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小手一开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又慢慢地放松,搂住了我的头。

  我的嘴唇继续向下移动,用手分开了她的双腿,舌尖扫动着她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肤。佳丽不安地扭动着臀部,我趁机把双手插入到她的臀部和床之间,揉捏着结实的臀肉,舌尖却滑到蜜穴洞口,拔弄着淫湿的蜜唇。

  佳丽不断地挺动着臀部,像是在躲闪又像是在追逐着我的舌尖,淫水不断地流出,让股缝都显示闪闪发亮。

  当我离开佳丽的腿间重新覆盖住她的身子时,我的嘴边和脸上都已经沾满了淫水,但佳丽却毫不犹豫地吻住了我的嘴,吮吸着我的嘴唇。

  佳丽的蜜穴已经被淫水浸濡,当我第二次进入她的身体时,我没什么任何的试探,缓慢而坚定的前进,直至到达蜜穴的最深处,停留了一会,又拔出到洞口,再次缓缓地推进。

  佳丽仰着下巴,微张着双唇,伴随着我推进的节奏重重地喘息着。就这样抽插了一会,佳丽的双腿已经抬起来,死死地勾住了我臀部。

  我起身把她双腿压在胸前,双手撑在她的身侧,肉棒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佳丽的喘息声逐渐变成了高亢的呻吟,但随着我的快速抽动竟慢慢地变成了哭声。

  我连忙停去了抽插,柔声问她,「是痛吗?」

  佳丽却一边摇着头一边挺动臀部,让蜜穴重新吞没我拔出在洞口的肉棒,「不要停,不要停!」

  我想她可能只是有些内心的情绪需要宣泄,於是重新挺动下身,让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完全地尽根而入,我的下腹和佳丽的蜜穴重重地撞击,房间里不断地回荡着啪啪的声响。

  佳丽的哭声越来越响,但她的下身却不停地主动迎合着我的肉棒,双乳随着我们身体的碰撞不停地晃动。我放下她的双腿,伸手握着一只乳房,用手指揉捏着那坚硬得像颗小石子的乳头,佳丽伸手把我的头拉向她的另一边乳房,我一边吮吸着柔嫩的乳肉,一边弯腰继续挺动着肉棒。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做爱了,激烈的抽插让我有些控制不住,俯下身抱住佳丽想让欲射的感觉消退一些,但佳丽却用双手扶着我的腰,臀部不停地翘起落下,蜜穴顽强地吮吸着我的肉棒。我低吼一声,重新坐直身子,双手抓住她的脚踝,将她的双腿分开成大大的八字,用尽全身的力气向蜜穴发动最后的冲刺。

  佳丽用手抓着枕头,大声地哭喊着,蜜穴的肉壁却不断地抽搐,用力地挤压着我的肉棒。这时就算她要喊停,我也不可能停下来了,我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好像集中在肉棒之上,感受着肉棒划过那层层皱褶所带来的酥麻,积累已久的浓精已经聚集在肉棒中,等待最后时刻的喷发。

  突然,佳丽啊地大喊一声,下身高高地翘起,蜜穴死死地抵住我的小腹,臀部不断地颤抖着,我咬着牙忍耐着肉壁收缩带来的强烈快感,一直等到佳丽的身体又重新落回床面,才又用力地抽插了几下,在浓精几乎要喷发而出的前一刻,将肉棒抽离佳丽的蜜穴,刚刚脱离洞口,一股浓精就激射而出,喷洒在佳丽泛着嫣红的雪白肌肤上,其中一些落在那块紫色的胎记上,甚是显眼。

  待我用纸巾擦拭完彼此身上的液体,却发现佳丽居然睡着了,眼角仍然残留着泪水,但神态却十分安祥。

  我躺下去,把她搂到怀里,她嘤咛了一声,伸手抱住我,一条大腿搭在我身上,像只树熊一样夹住我又接着睡。

  我抚摸着她的身体,心想多么坚强又脆弱的一个女孩,一边忍受心底的折磨,一边却又帮助其他人解决心理上的障碍,这是不是就像我之前和她聊天说的医者不自医呢?也许我这次能帮她打开心里的心结,那谁能解决我心里的困扰呢?会是佳丽吗?

           ************

  有人说我写得像小说,当然我是按小说的写法来说,因为我希望能把那些女孩的神态、表情都能生动地记录下来,只不过文笔功力有限,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贴切地描述。

  至於我的人生经历是否很特别,其实每一个人的人生都与众不同却又有相同点,我们都喜欢聆听他人的故事,不就是因为我们听完感到新奇的同时,又往往能在其中找到共通点吗?

  实际上,从读大学到去魔都工作之前,我的经历都淡然无味,初恋以分手为结局,放弃稳定的工作急忙创业,一开始赚了点钱却又因为摊子铺得太大而失败收场,这些不也是很多人的经历吗?

  但无可否认,没有前十年的失败,也就不会有后十年工作上的成功。至於情感方面,也许我一直就没有成功过。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