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捕鼠器】(01-12)【作者:kun7895123(血衣)】
【捕鼠器】(01-12)【作者:kun7895123(血衣)】
字数:3.9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捕鼠器

  中世纪时,一名修女发明了一种捕鼠夹。在一块木头上面钻出合适孔洞,然后用铁丝做成一个类似跷跷板的装置,一头是重物,另一边是铁丝围成的环。
  把铁丝的环套在木头的洞前,洞里面放上食物,然后用绳子把跷跷板的一端固定住。其中并没有用上过于复杂的设计,而是选择了一种非常巧妙地办法:在绳子上涂抹食物,让老鼠自己亲口把维持平衡的绳子啃断。咔哒一声,老鼠就会从腰部被铁丝环提起,狠狠地挤在木头的边缘,就这么被困住,窒息而死。
  其实如果老鼠只把食物吃光,并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只有把绳子啃断之后,才会触发机关,而食物本身,毫无危险。

  「它们死于自己的贪婪」修女曾经说:「但也可能是因为我做的奶酪太美味了,他们死都想尝一口。」

  1.第一次醒来

  你在一片沙滩上醒来,灼热的阳光刺痛了你的眼睛。

  你的身上布满了海水被晒干之后留下的白色盐渍,白皙的肌肤从橙色的救生衣没有遮挡的地方露了出来。

  你茫然的环顾四周,金色的头发随着你的动作轻轻摇摆。海水的浸泡让它们不复往日的柔顺。沙子沙子大树大树,没有看到任何人工的痕迹,洁白的沙滩上甚至连一个塑料瓶都看不到。

  昨晚,或者是更早的夜晚所发生的事在你的脑子闪过。

  快乐的旅行,轮船,夜晚,温暖的床铺,剧烈的摇晃,父母焦急的脸,被紧紧绑在身上的救生衣,狂风,大浪,闪电,救生船,猛然接近的海水,以及最后父母绝望的脸。

  你想要嚎哭,却发现很难发出声音,眼睛也干涩难忍。

  好想喝水,好想喝水,好像喝水……

  悲伤也无法抑制住的干渴,你甚至想冲到海里大口的喝水。

  不行,海水是不能直接喝的,越喝越渴。

  这是在旅行时学到的知识:海水是不能不经过处理直接饮用的。

  你尝试爬起来,很成功。你的运气十分不错,海浪并没有将你健康的身体夺走。也可能是因为年轻的特权,毕竟年轻人的身体更加结实一点。

  在太阳下晒得滚烫的沙子炙烤着你白嫩的脚,从船上被父母叫起的太过匆忙,你甚至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上,橙色的救生衣是你仅有的遮体之物,而且救生衣对你来说虽然有一点大,但是还没有大到可以当连衣裙穿的程度,少女的秘密花园就这么赤裸的暴露在海风和烈日之下。不过你现在没有去思考解决这件事的富裕。
  好渴,好渴,好渴……

  你在沙滩与森林的交界之处踟躇了一下,但还是踏入了这片茂密的雨林之中。
  你知道,就这么赤裸的进入雨林之中,与自杀无异。但那又怎样呢?父母已经不在身边了,他们能找到自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死了的话,可能也会轻松一点吧。

  你冷静或者说鲁莽的在雨林中跋涉。

  脚下是柔软的枯枝烂叶,偶尔也会有一些石子,幸运或者说奇迹的是,虽然你的脚因为平时很少走路,所以十分的柔嫩,但还没有遇到什么会刺破你脚掌的东西。

  要怎么才能找到水呢……

  你一边跋涉一边榨取这脑海里的知识。

  但是没有,完全没有。

  野外求生对你来说完全是一片空白。

  也对,谁能想到,之前还在按摩房里享受护理的你,会流落到在雨林中跋涉。
  你不清楚自己在雨林中跋涉了多久。

  别说回去的路了,你连自己现在在哪里都不清楚。

  虽然很幸运的没有受什么伤,但是体力和精神已经到了极限

  爸爸,妈妈,好渴,好累,好饿啊……

  也许是时候躺下休息了,就这么一直睡下去也不错,至少能见到爸爸和妈妈了。

  就在你想躺下的时候。

  远处的亮光吸引了你的注意。那种人工制品的光芒,你曾经并不喜欢。但现在,你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说。

  你用尽全身的力气向那边赶去,即使摔倒在地也连滚带爬的支撑起身体全力向那边赶去。

  不要走,等着我,不要消失!

  你冲出了森林,面前是一片空地,四周的树木仿佛被驱赶一样向后仰着生长。闪耀着银白色金属光泽的地面代替了柔软的枯枝烂叶。虽然坚硬,但在阳光的照射下,并不冰冷,反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一个银白色的圆柱体金属块立在银色的地面上,接缝处被仔细的焊接起来。

  完整的看起来不可能是意外的产物,必定是经过规划后建立在这里,而且上面既没有动物的污物,也没有枯枝落叶,所以肯定有人定期打扫维护。而有人维护就证明肯定会有人定期来这里!

  太好了,这并不是无人的荒岛!

  你的心中充满了喜悦,很快就可以获救,然后……回到家里?

  ……

  你感觉沉甸甸的感觉压住了你的胸口。

  ……

  是的,你的家在哪里?是那间别墅,还是……有家人在的地方?

  ……好渴,好饿。

  迫在眉睫的问题阻止了你进一步思索下去。

  是的,危机还没有真正解除,如果在自己被发现之前先饿死渴死在这里的话,简直是个一点也不好笑的冷笑话。

  那么,应该如何解决呢?

  你围着这个银色的柱子转了一圈。一个黑色的洞吸引了你的注意。

  因为这个圆柱上面有一个类似蘑菇的顶盖,阳光无法照到圆柱上。所以你完全看不到这里面有什么。但是你隐约看到里面有一点光芒在闪烁,蓝色和绿色交替闪烁。

  要进去试试么?你大概试了一下,洞口不是很窄,而且靠外的地方有柔软的皮革包裹着金属的边缘。虽然穿着救生衣的话肯定进不去,但是如果把救生衣脱掉的话,就能进去了。那么,要试试么?

  好渴,好饿……

  是的,这并不是什么需要纠结的事情。

  这里也没什么其他人。

  而且比起死亡,羞耻一点又算得上什么代价?

  你慢慢地解开了救生衣,之前穿上救生衣的时候,你的妈妈把安全绳绑了好几个死扣,生怕它松开,……又想起父母的你摇了摇牙,把忧伤压了回去。
  冰冷的塑料划过胸前蓓蕾的感觉让你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现在,你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了阳光下。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仿佛发出了光芒。
  你看着黑色的孔洞和其中闪烁的蓝绿色光芒,咽了咽并不存在口水。

  也许,这是通往获救的路,也许,自己一爬进去就会触电死亡。

  反正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你弯下腰,洞口的边缘差不多在你腰部的位置,爬进去的话,脚尖应该正好可以碰到地面,不过也就只能碰到这么一点地面。

  你把手和上半身伸了进去,因为很窄,所以你只能趴在里面,腰部压在洞口的皮革上面。正如你所想,只有脚尖能碰到一点地面。洞口里面不是皮革,而是金属材质。不是很光滑,有一些些粗糙的感觉,你在黑暗中仔细摸索着里面,除了粗糙的金属面……还有两个把手!

  这里果然是让人进入的地方,希望可以找到一点有用的东西,最好是电话,电话,电话,或者一点吃的或者喝的东西。

  你抓住两个把手,把身体往前拉了过去,你并不担心会卡在里面,因为只要你大腿一用力的话,就可以把自己从里面拉出来。

  你成功摸到了那个蓝绿色光芒闪烁的地方,这时你感觉你的上半身已经整个进入了银色的圆柱里。胯骨的位置贴在了洞口的皮革上,这贴心的设计让你感觉十分的舒适。

  不过为什么要用这个姿势操作机器呢?

  这个疑问在你心中一闪而过,大概是有什么其他的用途吧?

  你仔细摸索着那个闪灯的地方,光滑而冰凉的应该是一下片玻璃。按了按,纹丝不动。

  不是这样么……

  你开始一点一滴围绕着闪灯的地方向外摸索。

  终于你摸到了一个按钮!就在闪灯的地方下面两个手指宽的地方,上面有一个凸起的图案,摸起来就像是电源键上面画的那种。

  你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毕竟不会有什么情况比现在更差了呢。

  电脑启动的一样的电源声响起,你仿佛看到了电流在机器里流转。你头一次感觉这声音像是天籁一样动听。毕竟平时会接触到电脑的地方只有爸爸的办公室,而且只有在帮他处理公务的时候才能用。

  你又感觉悲伤仿佛石头一样压在你的胸口,让你感觉呼吸有一些困难。
  ……不对,你真的感觉有东西在挤压你的胸口和腰部,你试着用大腿的力气把自己从这个机器里拔出去。但是金属和皮革的摩擦力让你的尝试失败了。
  就在你惊慌的时候,压力停止了增加,你被以一种上半身趴着的姿势牢牢的固定在了这个洞里,腰部周围应该有一些缝隙,脚尖可以碰到地面,但是没法把自己弄出去。呼吸有一点受阻碍,不过不是很严重。

  这是什么机器?

  你感觉出乎意料的平静,也许是自己哪里不正常了吧

  好渴好饿好累……

  没死在森林里反而死在人造的机器里……感觉好讽刺啊,如果没进来而是尝试去其他地方试着收集食物会不会好一点?

              滴的一声响起

  有暗黄色的灯光从一片黑暗中亮起,让你可以稍微看清一点周围的东西。你的面前有一根像是管子的东西,在那东西旁边应该是之前按下的那个按钮。那个蓝绿的光芒已经不再闪烁,而是持续着亮着绿色的光芒。

  你踟蹰了一会,决定把再按一次按钮这个选项往后放一放。你试图抬起头看一看那个发光的东西,但是被机器挤住让你很难抬起头看上面。

  于是,只有这个选择了么?

  你慢慢的把手放在那个像是管子的东西上。温热的金属,像是浴室里用的金属水管一样。你试着拉了拉,很轻松的把那跟管子拉了出来。你拉着管道凑到眼前,上面有一个摸起来应该是橡胶的蘑菇形的咬嘴,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但是……好像有一点香味。

  好渴,好饿。

  你没有多少犹豫的咬在了咬嘴上面,试着吮吸了起来。温热微甜粘稠的流质进到了你的嘴里,像是蜂蜜一样,但是只有一点点甜味。你一开始想吐出去,但是你的味蕾和胃则尖叫着让你咽下去。

  你咽了下去。

  温热粘稠的感觉从嗓子慢慢的滑动到胃里。肠胃重新被填满的感觉舒服的让你想要呻吟出来。

  你又开始用力吮吸着咬嘴,接下来被吸进嘴里的毋庸置疑是温水。你用力的吮吸,一点点的吞下去。干涸的喉咙重新被水滋润,你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你不断的吮吸着,水和流质交替出现。你感觉被挤在这里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至少有东西吃了。不过很快,你发现你错了。你发现自己才吃了一点东西就咽不下去了,还不到曾经在家里吃的东西的四分之一。

  原因很明显是因为机械的挤压,就像是以前女性穿束腰来控制食欲一样。虽然你还没吃饱,但她已经吃不下去了。

  你松开了嘴,之前供给你食物和水的管道自动缩回了原位。除了上面慢慢流下去的口水以外,跟你最开始看到的并没有差别。

  看着这跟管子,你又想把它咬在嘴里,用力的吮吸,用力的吃喝。你头一次觉得有东西吃有水喝是这么幸福,这么舒服的事。

  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怎么从这个机器里出去。

  你试着活动腰身,不过完全没有办法移动,吃东西之后,连最开始的那一些缝隙也没有了,不过很神奇的是,并没有气闷的感觉。大概有哪里一直在通风吧。你试着用大腿的力量把自己拔出来,也失败了。

  你感觉风从自己的下身吹过,羞耻开始浮上你的心头。自己这么赤裸裸的趴在一个洞里,只有下半身露在外面……如果要是有什么人在外面的话。不,要是有人的话就证明自己会获救,不过……接下来会怎么样?你想起了当初在生理健康课上学到的内容,感觉脸变得通红!

  不,不能这样,一定要洁身自好,况且还不到正确的年龄,要是爸爸妈妈知道了……爸爸妈妈现在在哪里呢?要是他们能平安就好了……

  你趴在洞里,下巴放在自己的胳膊上,已经不是那么饿,也不渴了,疲倦慢慢的爬上了你的眼皮。

  现在应该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吧?

  虽然还有许多疑问,但是你最终没有战胜睡魔,缓缓进入梦乡。

  2.第二次苏醒

               你醒了过来

  准确来说是被自己的胃「吵」醒的。

  睁开眼,你最开始看到的是那根带给你水和食物的金属管道。

  你愣了一会,慢慢的回忆起之前的状况……遇难,以及被困。

  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因为缺水而沉睡的泪腺在此刻全力的开始运作。你用双手捂住脸,嚎哭着。像是要把各种情绪一起宣泄出去一样,一心一意的哭着,悲伤痛苦绝望迷茫忧郁愤怒全都混在一起从泪水中被冲了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你感觉自己内心的郁结的一切都随着泪水一起冲了出去。

  爸爸妈妈不一定遇难了。毕竟当时被冲下来的只有自己,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在获救之前,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要活下去!

  作为企业的继承人,从小你就被教育要坚强,着眼现在,放眼未来。不过你的老师明显没想到你会需要裸体在荒野里求生。

  好渴,好饿……

  被束缚在这里完全看不到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眼前只有昏暗的黄色灯光和那根食物管道。

  因为腰部和胸口的束缚,你睡着之前根本没有吃多少东西,完全不够填满你饥肠辘辘的胃。你重新拔出那根管道,咬在嘴里开始吮吸。

  你用力的咬着吸着,不过只出来了一点点的水。恐慌开始爬上了你的心头,莫非已经没有吃的了?就要这么被束缚着死在这了么?下意识的,你放松了咬着管道的力量……饥饿让你的精力完全集中在了嘴里,你敏锐的发现,在放松牙齿的一刻,管道里出来的水变多了。你惊喜的开始尝试,一点一点放松牙齿的力气。当你完全放松牙齿,用口腔嘴唇和舌头的力量吸住管道时,水流终于像是上次一样正常的涌了出来,还混合着粘稠的流质。

  很快你吃到了极限,肚子依旧感到饥饿,但是已经没有空间可以吃进食物了。
  你恋恋不舍的含着食物管道,一边吮吸一边在嘴里搅拌,享受着流质食物在嘴里流淌的感觉。含不下的食物顺着你的嘴角流淌到你的胸口,反射着淡淡的光泽。

  下次一定要慢点吃。这样的话就能多吃一会了。

  你感觉能吃到东西是你在灾难之后最幸福的事情了。

  终于,你感觉嘴巴酸痛,而且这么含着有些无聊了,于是你送来嘴,那根食物管道慢慢的缩了回去,一根口水与蜜汁混合丝线连在你和它之间。

  这时你才注意到,有一个新的按钮在闪烁着黄绿色的光芒。顶上的光芒虽然昏暗,但还是能隐约看到一点点东西的。一个像是按摩椅和洗澡用的花洒结合起来的图片。

  踟蹰了一会,你按下了按钮,大概是因为好奇和无聊吧。毕竟在这不知道要困到什么时候。

  你看到周围机械的墙壁上出现了一圈蓝色的光芒,组成了一张淡蓝色的薄膜状东西,慢的开始像你移动。

  你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那个薄膜,感觉像是很久之前尝试鱼疗的感觉。好多小小的嘴巴在轻轻的舔着自己的手指尖。你看着那层薄膜慢慢的刷过并且包裹住了你的手,奇特的感觉。你的整个手臂都像是再被一些小小的触手仔细舔着,就连手指的间的缝隙都没有放过。之前在雨林中沾到的污物也都慢慢的被清理干净。
  真的好神奇。莫非是按摩加上清理么?

  你索性闭上眼睛仔细的体会这难得的舒适。

  你感觉小触手们慢慢的开始舔着你的面部,头顶,慢慢的顺着你的脖子舔了下去,轻轻含住了你的胸前蓓蕾。

  你一下就睁开了眼,小触手们不急不慢的舔让你感觉到一股电流从尾椎滑到了头顶,不紧不慢,一点一点的轻咬,吮吸……你感觉呼吸开始有一点急促,双手想要去抓住那些小东西把它们赶走,但是并没有成功,毕竟小触手们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你自己对自己的揉捏反而让自己的呼吸更加急促,那两个小小的蓓蕾也挺立了起来。

  突然你感觉小触手们一下钻进了你的体内,一种由内而外的瘙痒从小腹升起。作为生物考试的一项,你当然知道那里是什么。

  子宫。

  一个女性用来孕育下一代的地方。从生物学上来说那里不应该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但是你觉得书上错了,一股奇妙的瘙痒在腹中子宫的位置慢慢蹂躏着你的神经。就像是隔靴搔痒一样,你想用双手揉一揉肚子止痒。但是做不到,机械的挤压让你的双手完全无法触摸到下身。

  你感觉那些小触手并没有停步,开始缓慢而坚定的向下进攻,一阵阵快感的电流开始让你感觉眼前发白,但是还不够,你本能的知道还差一点什么,那些小触手蹂躏的地方越多,你的感觉越清晰,你感觉有什么快要到来了!但是好慢!好慢啊!你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些小触手从子宫口慢慢的向下移动,慢慢的,越向下快感越是强烈。

  快一点!快一点啊!

  你感觉到身体中有什么快要出来了,但是那些小触手在这时显得出奇的慢。你感觉自己的脚绷的直直的,大腿也用力的顶在机器上,等待着快感水坝垮塌的一刻。

  就要到了!就要到了!

  你感觉小触手们仿佛从阴道口开始聚集,聚集,聚集在下身的花瓣周围,你的眼前闪烁着白光,快感的电流像是从后背直冲到头顶,双手使劲的蹂躏着胸前的两点蓓蕾。

  终于,你感觉小触手们一改温柔,狠狠的一口咬在了你早已挺立的小豆豆上边!

  你的背用力的向后弯起,双腿乱踢,你感觉有水从两腿之间喷涌喷出,你不知道是自己失禁了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喊叫!眼前只能看到一片空白!快感的电流在你的全身肆虐,就像全身的痒处都被同时挠到。
  你慢慢的吐出一口气,有生以来第一次的高潮,就是如此的强烈,这带走了你太多的体力。你趴自己的胳膊上,等快感下降,让自己休息一会。

                但是

  你发现那些小触手们并没有放过你的意思。

  快感的电流依旧在积聚,在肆虐。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被推上了一波高峰。你紧紧的搂住自己肩膀,想要在快感的海洋上求得片刻休息。

               但是没有

  一波又一波,精准的如同机器,不,它们就是机器!你被一次又一次的抛上了高峰。即使再不情愿也被迫迎来了高潮。你的双腿拼命的蹬踹,想摆脱那些不存在的小触手们。但是它们还是无情的,精准的,仔细的舔着你每一根脚趾的缝隙,一点一点的舔着你的脚掌。

  子宫和阴道里面的神经像是在被蹂躏,每一道缝隙都不被放过,每一条褶皱都不能休息。

  胸前的蓓蕾和下身的阴蒂更是进攻的重点,被小触手们含在嘴里蹂躏,吮吸,咀嚼,拉扯,狠狠的撕咬。

  你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求饶,但是它们毫无怜悯,你感觉全身都在被需求的小触手吮吸,咀嚼着,像是在向你宣布,你的身体已经属于它们。

  很快,在你不知道被抛上几重高峰之后,你的意识陷入了黑暗。但是你连昏厥的权利都被剥夺,多余强烈的快感把你从黑暗的深渊拉起,然后又推了下去
  你不断的被快感惊醒,昏厥,惊醒,昏厥……

  最后,你的感觉中,那些小触手的动作越来越轻,渐渐的消失了。

  你感觉自己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全身软趴趴的像是一团面,只有在高潮的时候,才会抽搐几下。花园的蜜汁顺着大腿流到脚尖,从脚尖滑落到地面,金属地面已经变成温热的水塘。

  你趴在金属的板子上,双手搭在身边,用舌头一点一点舔着之前从管子里吸出的流质食物和你汗水,泪水,口水的混合物……甜与咸混合成奇怪的味道,滋润着你干裂的嘴唇和嘶哑的喉咙。

  你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3.第三次苏醒

                好渴啊

  干渴把你从睡梦中唤醒。

  你睁开眼,眼前依旧是熟悉的暗黄色灯光,进食管依旧沉默的立在你的面前。你迅速的抓起它,放在嘴中,轻轻的开始吮吸。这次你没有像之前一样,狼吞虎咽的把流质食品吞下去。而是在嘴里慢慢的品尝,一点一点的咽下去。进食时候流质那一点点甜味,让你感觉到极大的幸福。

  不过再缓慢的进食也会有吃饱的时候,被挤压的腹部和胸部让你没法吃太多东西。你咽下口中最后一口食物。把进食管仔细的清理干净后放了回去。

  你活动了一下身体,出乎意料的是,虽然身体还是因为过度高潮有一点软绵绵的。但是并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感觉像是充足运动后美美的睡了一觉,精力充沛,而且浑身上下也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你看着那个依旧在闪烁的那个按摩清理按钮……深深的吞了口口水。看起来没什么坏处,虽然有点刺激……不过再来一次应该没关系吧,肯定没关系吧,况且现在被困在这里,反正也没什么事可干,就当消磨时间了也是不错……吧。你看着那个按钮,缓缓的把手伸了过去。

  打消你念头的是脚在被什么蹭到的感觉。毛茸茸的……暖暖的……就像是……动物?!

  你这时才突然回想起来,自己的下半身是暴露在外面的,毫无遮挡的暴露在外面。

  你感觉那毛茸茸的东西至少有你身高的一半,因为屁股也被毛茸茸的东西蹭到了。你不敢让腿有一点动作,生怕一动就会惊到那不知名的动物。

  你感觉那东西两脚之间的地方蹭来蹭去,时不时会有一个柔软湿润好像还带着倒刺的东西蹭过你的脚趾。

  像是舌头?它在舔什么东西?

  你回忆着,那块地应该也只是普通的金属地面?没有什么独特……不,还是有的。你回忆起之前那段「清洗」。那时候留下的液体。尿液与爱液的混合物,应该就留在那里。

  你感觉异常羞耻的感觉从心底浮了出来。对你来说,这种野外潮吹放尿的玩法也许过于高级了。

  等那东西舔干净应该就会离开的。

  你确信……或者说祈求着。毕竟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它舔完之后把你的两条腿吃掉。

  你感觉过了好一会,那东西终于不再从你两脚间蹭来蹭去了。

  终于走了么?

  你松了一口气。

  而下一秒,那肉乎乎布满倒刺的舌头就直接舔在了你的脚上。

  你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才把尖叫声堵在嘴里。

  要吃了么,它要把我吃掉么。要不要猛的踹它一脚把它吓跑,就在你踟蹰的时候,舌头又舔到了你身上。

  不过让你庆幸的是,它没有咬下去,而是仔细细细的顺着脚,小腿,大腿舔了上去。

  你心中突然浮现出不详的预感,这东西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就是为了你的「分泌物」而来的……那么,它会不会放过产出分泌物的源泉呢。

  就如同你所想的,很快它的舌头就来到了你的下体。

  !!!!

  你咬着自己的手指,才堵住呻吟。

  过于刺激了,你的身体好像还没从「按摩」中完全恢复,敏感的你甚至可以感觉出每一根倒刺从软肉上划过,还有几根挑在了你的小豆豆上面,快感的电流从小豆直冲头顶。

  不要湿,不要湿,不要湿……

  你像你的身体祈求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否则的话,肯定会没完没了的……

  但是你知道……并没有冷静下来,刺激太过了强烈了,你是头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敏感。你能感觉爱液顺着下体的缝隙满满的流出。

  而舌头的主人也明显发现了这一点。舌头重重的舔了上去,你甚至感觉有倒刺被挤进了花瓣里,从你的阴道外狠狠的刮了过去。它是如此突然和用力,你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抛入了高潮,爱液从花瓣喷涌而出。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感的?

  你还没来得及深入思考,舌头的主人就又舔了上来。它明显发现了获取美味的窍门,每一下都如此用力,你感觉它快把舌头塞进你的花径里了。而你的身体也做出了非常积极的回应,每舔几下你的身体就会迎来一波高潮,你已经无法压抑自己的呻吟。婉转的呻吟和舔水的声音混在一起就如同一出怪异的交响乐。
  你感觉自己的意识随着那一次次高潮又有飞走的架势,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天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满意。任由它这么舔下去,如果晕过去的话,自己就连最后那一点聊胜于无的反抗力量都没有了。

  你猛的抬起双脚,感觉脚掌陷入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里,但下一瞬间,那毛茸茸的东西就和舌头一起消失了。

  成功吓走了么?

  不,还没有。

  你感觉到了不同于海风的气流吹在了你的脚上。温热,而且有两股。

  它在闻!

  你努力甩动着自己的脚,让它们看起来危险一点。你有点后悔自己平时走路太少,要是哪怕有一丁点的茧子也可以踹起来疼一点。

  你挥舞到双腿酸痛,慢慢的降低了挥舞的频率。

  这么长时间,应该已经走了吧。

  就在你停止双腿的一刻。

  你感觉两块皮垫子把你的大腿挤在了机器的墙壁上。瞬间你双腿的自由就也被夺走了,你试着动一动,纹丝不动。而下一刻,如你所见的舌头又舔了上来。你甚至能从种感受到舌头主人的兴奋。

                完了

                失败了

               自己上当了

  还来不及懊悔更多,高潮便冲散了你的意识。舌头的主人明显不再满足只舔流出花瓣的蜜汁。

  你感觉两块肉垫稍微移动了一下,舌头的主人大概调整了一下姿势。几个尖尖热热的东西就从左右两边把你的屁股夹住了。还不断有热气冲击在你的屁股上。
  屁股被……叼住了?天啊,这是多大一只动物?虽然你的身体比较娇小,但是能把你屁股整个叼住的怪物,大概可以把你一口吃掉?而要喂饱这么一只大怪物……

  再次袭来的快感击碎了你的思维。有了一个好姿势后,舌头的主人把舌头……挤进了花瓣里。虽然因为舌头很软,所以没有挤进很深,但是你深刻的了解了那些软软的倒刺真正的作用。每一次深入你的花径,你都感觉那些倒刺把你花径里的蜜汁完完全全的刮了出来,你甚至感觉花径里的肉都要被它们拉出来了。
  舌头每进出一轮,你便高潮一次,一轮接着一轮,高潮也一次接着一次。你的身体在完全没有经过你同意的情况下,与那怪物达成了共识。

  但是人是有极限的,跟那震动按摩的精密控制的不同。这种反复的强行的粗暴的高潮已经让你开始痛苦了。快感的电流现在带来的是难耐的疼痛。这是身体的警告。

  痛苦让你尖叫这扭动身体,试图让身体脱离那怪物的舌头。但是力气的比拼你完全落于下风,它完全无视你的挣扎,只为了想从你的身体中榨取更多的美味。你挣扎的时候,它的舌头也在带给你痛苦的高潮,你甚至感觉自己的花径被倒刺刮出血了。

  渐渐的,你的力气被消耗殆尽。哭喊也失去了力气,只剩下身体高潮时条件反射的抽搐。难忍的痛苦冲刷着你,你趴在那里,痛苦让你连晕倒都不可能。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奶瓶,被无情的吸取着,等待着干涸。渐渐的,你好像感觉自己跨过了什么界限,痛苦中开始混杂莫名的快感,你渐渐模糊了快感和痛苦的区别,不过这也只是让你从痛苦的地狱来到了快感的地狱。

  你呆呆的吮吸着喂食管,品尝着那一点点甜蜜,心中所有的想法都被快感和痛苦搅成了一片混沌,只留下对那一份甜美的追求。你已经试过了所有的办法,哭喊,辱骂,哀求,沉默,唯二的两个按钮也被你不知道按了多少次,但是毫无反应。这根喂食管也许是唯一能带给你慰藉的东西了。

  你闭眼感受着仿佛下身的神经在焚烧一样的快感(痛苦),以及向浪花一样冲击着你的高潮,突然笑了出来,大声的笑了出来,因为你突然想起了黔驴技穷的故事,你感觉自己就是那一头驴,不对,比起驴你更像是一个奶瓶,黔奶瓶技穷?你一边笑一边吞咽着甜蜜的流质和咸涩的泪水,时不时被流质的食物呛到而咳嗽,这笑声就连那头怪物吃饱离开后都没有停止。

  4.第四次苏醒

  你睁开眼,依旧是昏暗的黄光,你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呢?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不知道。

  至少现在已经没有快感了。可以好好休息下。

  你下意识的在嘴里吮吸搅拌着喂食管,它依旧没有辜负你的期待。清凉的水和甜蜜的流质涌到了你的嘴里。你现在没有心情细心品尝。只是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突然你发现,你所吃的早已经超过了前几次能吃的量。而且身上那种温柔但是却不能反抗的压迫消失了。

  你尝试性的让大腿用力把自己往外拉。

  异常轻松的就把自己拉了出来。

  你一屁股坐在了温热的金属地面上。呆呆的看着天空……

  出来了?

  你摸索着这里的全身,毫发无伤,看起来甚至比来到这里之前还要好。皮肤更加的白皙,还有一点点淡淡的香味,完全不像是在密林里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的样子。

  突然你回忆起上次的恐怖遭遇。慢慢的低下头看向自己的下半身……毫发无伤,除了有一点微红以外。

  难以置信,你当时甚至都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被啃掉了。

  或者只是表面正常?

  你轻轻的把手指伸进去,很轻松的就滑到了里面,手指感觉一片滑腻,这是你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触摸自己的性器。只是轻轻的抽插了几下手指就把自己送上了轻微的高潮,蜜汁从花瓣中不断的涌出,就像是流水一样,看来那舌头的主人并不是没有给你带来任何改变,你感觉手指被周围的肉壁紧紧箍住,甚至不断的把手指往更深处送去。

  你感受着这不同于前两次温柔高潮,轻柔,但是如同隔靴搔痒,完全无法感到满足。你把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下身,仔细的咀嚼着每一分快感,手指在不断抽插扣挖中一点一点的深入,一根,两根,不断的深入。仔细品味这温柔的快感,然后渴求更多!更多!只有这么一点完全无法平息你自己的身体。

  你的手指突然遇到了一层阻碍,沉浸在快感中的思维微微转动了一下。
  这是什么?

  你感觉一盆冰水从头上浇下,微微的浇灭了一点熊熊燃烧的欲。

                处女膜

  你的处女膜差点就被你自己亲手戳破了……

  这时你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跪在了温热的金属地面上,屁股高高的翘起,一只手的手指塞在蜜壶里,爱液顺着大腿与手指流淌在温热的金属地面。胸口与下巴紧紧的贴在地面,另一只手用力的捏着挺立的蓓蕾。你感觉嘴里空落落的,下意识的想吮吸什么。

  这不是,和被困在那个机器里一样么……

  你用力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试图用疼痛压制一下澎湃的欲望。但是预想中的强烈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反而是你被那种快感与微痛的感觉送上了高潮,这高潮甚至比你用手指在蜜穴里抽插还强烈一点。

  你呆呆的感觉蜜汁顺着大腿流到膝盖上,又膝盖汇入到地面上蜜汁的小小池塘。一股咸涩的液体流进了你微张的嘴里。

  这是泪水?

  你发现你的身体已经背叛了你,变成了这样……这样不知羞耻的样子。迷茫和惶恐涌上了你的心头,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获救,而在获救之前,自己又回变成什么样子………下意识的,你又把手指伸入自己的蜜穴中,希望能在高潮之中获得一点慰藉。但是那一点点的高潮根本无法填满心中的空洞,而发现这一点的你又陷入了更深的空虚和迷茫之中,而后渴求更多的快感。在这循环之中,你一点点的把体力消耗殆尽,又一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2018/3/30

               第五次苏醒

  你感觉有一阵光照在你的脸上。睁开眼,看到的是绿色的树,蓝色的天空,和银色的金属。

  你愣了一会之后才想起你已经从那机器里出来了。又一次充足的睡眠之后,你感觉自己现在的精神很好。

  你靠在机器的外壁上,看着天上的白云慢慢的飘过。之前的遭遇就像噩梦一样,虽然可怕,但是缺乏实感,完全不像是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不,不是完全没有影响……稍稍一会想之前发生的事,你就感觉又有液体顺着大腿的根部流了下来。

  你用手轻轻抹了下液体,注意着小心的避开了自己的花瓣。上一次你居然自己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一想起来你就感觉脸上像在发烧一样,爱液的流量也明显的增大了。

  不行不行,要冷静。

  你深深地吸了口气,一鼓作气的站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这一次是正常的睡了一觉,而不是被高潮搞的昏了过去,你感觉现在自己精力充沛,甚至比在家里时候还好一点。

  不知道爸爸妈妈怎么样了?

  想起这一点你有一些忧伤,但很快就振作起来了。你感觉经历了那次地狱一样的经历之后,你的精神坚强了不少。毕竟比起不知在哪里的父母,眼下的事情更加重要。

  你觉得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应该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不对,你突然想起自己应该找一些能作为衣服的东西,毕竟不能老这么裸奔。要是之前有一件内裤的话,应该就不会被舔的那么惨了?

  你又擦了擦自己蜜穴流出的爱液。

  你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件救生衣,本来应该就在这个洞口前面,但是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你凝视着洞口,看着里面那闪烁着蓝绿色光芒的开关。流质食物那略带甜蜜的气味从洞口飘了出来,你深深的吞了下口水,感觉爱液又开始滴滴答答流个不停,擦都擦不干净。

  虽然现在还不饿,不过多吃一点东西以防不测应该没关系吧?只要不按那个按钮就行,只要不按那个按钮就行。

  你慢慢的又爬进那个黑黑的洞口。摸索了一下之后熟练的把自己拉了进去,只留下屁股和腿在外面。

  机器里面现在并没有亮起暗黄色的光芒,只有那按钮在闪烁着蓝绿色的光。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身体被那甜蜜的气味浸透,留在外面的双腿不住的摩擦。

  进食管还在那熟悉的位置,你伸手轻轻的去拉,但是进食管纹丝不动。你感觉有一点点惊慌,但是在那甜蜜味道的包裹下,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没有快感打扰你的思考,你立刻就明白,大概是因为没有「开机」吧?

  你看着那个按钮,手慢慢的向那个按钮摸了过去。只要按下去,就又可以吃到好吃的,有舒服的事,和……

  你感觉眼前闪过了一条舌头。

  你的手像是触电一样缩了回来。

  不,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你强忍着沸腾的欲望,把自己从这个黑暗甜美温暖的洞里退了出来。

  重新回到阳光下,你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没有那种被紧紧包裹的安全感,有一点点淡淡的慌乱,不过很快就被你压回了心底。

  你发现就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你的爱液已经顺着腿流到了金属的地面上,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反射着阳光。

               ————

  你在周围搜索着,不过你不敢离开太远,始终让那闪耀着银色光芒的金属柱子在你的视线所及之处。而且你还要小心翼翼的注意脚下,以防自己被什么东西刺伤脚掌。这也让你寻找有用之物的进度被极大的拖慢了。

  直到夕阳西下,你也只是勉强做出了一身树叶的内衣。

  粗糙的树叶摩擦的你的身体,尤其是胸前的两个蓓蕾。连绵不断的微弱刺激让你的大腿总是湿淋淋的。你已经不再去擦拭了,反正总会湿的。虽然有这么一点小小的副作用,但是成功摆脱了裸奔的困境,只要有一点衣服,即使再不好,也可以极大的提升安全感。

  但除了做了一件树叶内衣以外,你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无论是水源还是食物。你渴的不行的时候,甚至用树叶从大腿上刮了一点自己的爱液来解渴。
  反正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更羞耻的事也经历过了,而且……味道其实不错。
  也许自己上辈子真的是个奶瓶。

  你又想起了自己的那个黔奶瓶技穷。你头一次觉得世界上有如此可笑的笑话,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夜幕来临,黑暗笼罩了四周。只有月亮散发着银白的光芒,照在金属的地面上。

  你蜷缩在金属柱子下面。地面和这个柱子一直是很温暖的,倒是不用担心在野外睡觉着凉。你还弄了许多树叶盖在身上,可以有一点的保暖作用,顺便应该可以算是伪装?你了没有忘记还有头折磨你许久的毛舌怪。

  是的,你打算把它取名为毛舌怪,毕竟你只知道它毛茸茸的,而且舌头很……讨厌。要是你躲在这堆树叶里的话,它应该就不会发现你了……吧?你希望如此。

  就这样,胡思乱想的你,在这个岛上第一次,进入了正常的睡眠。

                ——

  你睁开眼,昨晚你睡得不是很好,你感觉有一个大洞在身体里面嚎叫着让你把它填满。虽然你用手指把自己送上一个又一个轻微的高潮,但是完全是杯水车薪。你感觉自己蜜穴的深处在渴求着什么,但是手指被处女膜挡住,完全无法深入。那种隔靴搔痒的感觉让你十分难受。

  你不止一次轻轻触摸着那层薄膜,你不断的想象着,只要再一用力,就可以打破这层阻碍你快乐的薄膜。但是你没有动手,也许是因为最后的矜持,也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所以这一晚你基本没有睡。

  好渴,好饿……

  你看着那个洞口,感觉里面那闪烁着光芒的按钮在诱惑着你进去。但你又怕进去之后,再被那毛舌怪折磨的死去活来。欲望与恐惧在你的心头扭打在一起。
  再一天,搜索一天,要是今天还没有找到食物和水的话就进去。或许可以找个东西把机器收缩的地方支住,这样吃饱了就可以直接退出来了

  你看着那个黑色的洞口,深深地咽了咽口水,下身的蜜汁滴滴答答顺着叶子流到地面上。

               ————

              半个白天过去了

  你依旧什么都没找到,不过这并不是奇怪。这半天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你都是在呆呆看着那黑色的洞口。

  肠胃在向你发出抗议,它们需要吃的!它们想要那甜蜜的食物!

  但是不行,还没有天黑。

  定下的计划和许下的诺言是一定要遵守的。这是你爸爸一直教给你的道理。虽然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告诉你了,但你肯定到现在都一直遵守着,而且也将继续遵守下去。

  但是你很难把视线从那个洞口移开,因为你知道那里面有水和食物。

  好渴,好饿……

  你的大腿上满是爱液干涸后的痕迹。缺水也不是完全都是坏处,至少你的花瓣终于停止分泌爱液了。不过你宁愿它还在分泌,这样的话你至少还有一些东西可以解渴。

  你用手指搅动着蜜穴,里面已经不复之前的滑腻。每次次你抽插着手指,都会感觉膛壁因为干燥黏在手指上,带给你更强烈的刺激。但是无论怎么样,你的蜜壶都没有再分泌出一点爱液。

  好渴,好饿……为什么天还没有黑。

  你就坐在金属的地面边缘。靠着一块你从附近搬过来的岩石。石头并不是很大,而且重量出乎意料的轻,粗糙的表面上布满了像是气泡破裂后的痕迹。
  这应该是一块火山岩?隐约记得从百科全书上看的过,这种岩石的内部有大量的气泡,这样它的平均密度就很低,甚至可以浮在水上。如果找一大堆这种石头,是不是就可以做成一个石头的船?然后从这个岛上逃出去?

  你赤裸的靠着石头胡思乱想着,之前自己制作的树叶内衣被你放在了旁边。这样的话,只要天一黑,你就可以立刻冲进那个安全昏暗的洞里,不用再花时间把这衣服脱掉。

  效率是最重要的。每一分时间都很宝贵,不要浪费时间在多余的行动上。
  对机智的自己十分满意的你扭动着身体,让后背在石头上使劲摩擦着,感受着那刺激而又美妙的感觉。就如同狠狠的抓挠着被蚊子咬出的红包,虽然会痛,但是那种挠到痒处的感觉分外让人沉醉。比起用手指在蜜壶里搅动,你觉得这样可以更好的缓解你心中的痒。

  如果把自慰比作隔靴搔痒的话,在石头上摩擦大概是换了一双薄一点的皮靴。
  这也是十分有效率的办法呢。

  你一边自慰,一边在靠石头上扭动着身体。虽然并不能完全满足自己,但是总归可以更快乐一点。

  如果,把这两份快乐结合在一起的话……

  你光是想象了一下就感觉十分的兴奋。你顺势让身体和手同时加快速度,成功的让自己达到一个小高潮,因为缺水而干燥的蜜壶里也重新流出一点点爱液。你小心的用手指一点点把那些液体刮到另一只手的手心里。

  你俯下身子,看着手心里那一点点液体。小心翼翼的用干燥的舌头一点点把它们仔细的舔干净。

  听说荒野求生的人连尿液也会喝,那么用自己的分泌物解渴应该也不算什么太离谱的事情……吧?反正肯定比尿什么的好多了,这都是为了活下去。嗯,都是为了活下去。

  确认手上连一点潮湿都没有之后,你就又靠回了石头上。不过你并没有继续在石头上摩擦,小穴里的手也抽了出来,规规矩矩的叠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这是从这次醒来就开始困扰你的事,虽然身体依旧很敏感,但是要靠自己达到高潮却变得越来越难。只靠自己再怎么刺激,也只是积攒快感,让自己停在高潮的前一刻。很难跨过高潮的那条分界线。找来的这块石头也只是聊胜于无,一开始有一些用处,但是几次之后身体就习惯了……又回到了难以高潮的情况。
  不信邪的你一开始拼命地刺激身体,结果弄到全身都没有力气也没有达到高潮?那种快感即将溢出,却使用差一线无法爆发成高潮的苦闷感,你宁愿再被毛舌怪舔一次也不像尝试了。毕竟毛舌怪虽然疼痛,但至少痛苦的很痛快。

  吃到了教训的你很快找到了可以让自己好受一点点办法。

  就是在高潮之后立刻停下来。

  这样身体的不满就会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让你感觉片刻的宁静。
  不过这时候,你总会感觉很……害怕。

  害怕这个小岛,害怕爸爸妈妈找不到自己,害怕死在这个无人的小岛上,害怕这金属的装置,害怕再遇到毛舌怪,害怕……自己的身体。

  恐惧带来迷茫,你不知道为何这一切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么不知羞耻的样子。回忆起自己的表现,你总会感觉深深地不解和厌恶。不解是因为记忆中的自己明明不是那个样子,自己以前做过最过激的事情,也不过是在浴室中用水冲一冲下身,连摸都不曾想去摸。而厌恶是因为自己那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人类,反而像是一只发情的动物。

  厌恶带来自责,自责便想要被原谅……思维的漩涡中,身体中的欲望,缓慢而不可阻挡的重新翻腾起来。

  你把手紧紧的压在身下,想要阻止自己把手指重新塞进花径里的冲动。
  不过只是一点点的话,一点点的话,只要轻轻的揉一下,应该就可以在多压制一会。就像是戒烟也要一点点的来。

  于是你一点点,又一点点的在深渊的边缘试探。然后就又一跃而下,成功的把自己从烦恼的池子里拉了出来,然后扔进了欲望的漩涡。

  而当欲望消解,你就有开始自责。

  直到你注意到夕阳只剩下最后一缕光芒。

  欲望的力量让你用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从地上爬了出来,摆出你认为跑的最快的姿势。

  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我好渴!好饿啊!

  你死死的盯着那一点点夕阳,即使眼睛被缕缕的阳光刺出泪水中也不移开视线,只等着太阳完全落山的那一刻。

  好饿!好渴!好饿!好渴!

  你感觉身体中有电流在流窜,像是力量,又像是快感,又像是折磨。你全身心的都想重新扑回那洞穴中,连干涸的蜜穴也开始滴滴答答的重新流出爱液,你光想象着自己冲回那洞穴里的样子,就把自己推上了一个轻微的高潮。

  但是还不行!还不行!太阳还没有落山!还没有到黑夜!计划和约定绝对不能被打破!

  你感觉每一秒都有一万年那么长!每一个瞬间你的全身都在嚎叫着要回去,但是你给自己订下的约定就像钢铁的长城,无论如何也无法跨过!你必须!等着!太阳!落山!才可以进去!一丝一毫的宽松都不存在!

  终于,夕阳落下了最后一丝光芒。

  那一刻你感觉自己甚至可以追上猎豹。在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钻入了那个洞穴,手指向抽筋一样不断的在那蓝绿闪烁的开关上狂按着。

  快点快点快点快点!

  你感觉着机械开始缓缓的收紧,才长出一口气……然后感到了惊慌。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完全不对!

  自己最开始的明明想的是把机器支住,然后就可以自由进出了,而不用担心被困住,也不会被舔的那么毫无还手之力了。

  但是为什么……

  你已经感觉到了压迫感,这时候已经退不出去了,你看着自己因为疲劳而微微颤抖的手指。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你深深的吸了一口洞穴里甜腻的味道,把不安压在了心底。

  既来之则安之。现在最重要的是填饱自己的肚子。

  你想象着甜腻的流质,从嘴里滑到食管,从食管流到胃里,那温热甜腻的感觉感觉顺着胃扩散到全身。

  你摩擦着双腿,告诫着自己一定要慢慢的享受这种感觉了。毕竟不知道要被困在这里多长时间。

  你崭新的把喂食管拿到了口中,先仔细细细的把之前几次留在管子上面的干涸流质用舌头清理干净。光是尝到那一点点残留的味道,你就感觉自己像是要高潮一样的飞翔感觉了。

  马上就可以,狠狠的喝一口了!

  你决定不慢慢的喝,而是一次性把自己灌满!那样一定会是绝妙的享受。
  你慢慢的把管子放在嘴里,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做好准备迎接那绝妙的美味。
  你猛吸一口咽了下去,随后便瞪大了双眼。

  清凉的水顺着你的食道流到了胃里,然而你却感觉自己像是被扔进了冰窖。
  不对不对,一定是我太用力了。

  你舔了舔嘴唇,用最温柔的动作轻轻的吮吸着胃食管,舌头也缠绕在上面缓缓的舔舐着。然而出来的还是清凉的净水。

  是你哪里做的不对么!为什么,为什么那甜美的味道没有出来呢。你感觉浑身都开始颤抖,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是哪里做的不对么!是为什么啊!

  你继续用着各种办法各种姿势吮吸着喂食管。

  清水。

  清水。

  清水。

  清水。

  清水。

  无论怎么样流出来的都是毫无味道的清水。

  你感觉这一刻比最开始你流落到这个荒岛还要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清水。

  是哪里做的不好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跟你道歉!

  清水。

  求求你,让好吃的继续出来好么?来,这样应该很舒服吧,胸部虽然没什么料,但是电脑里的那些男生被女生这么做的时候,看起来都很开心。

  清水。

  臭机器!死机器!废铁!铁皮的硬东西!快把那好吃的交出来!不然等出去就用石头和海水把你这个洞塞满!怎么样!怕了么!

  清水。

  呐~给我一点好吃的好么~就一点点~我可以给你唱首歌~我唱歌特别好听~平时爸爸妈妈让我唱我都不唱的~求求你啦~

  清水。

  我以后会做一个好孩子的!绝对不干一点点坏事,之后就算你故障了我也会把你修好……所以给我一点点好吃的吧?

                清水

  …………

                清水

  …………

                清水

  …………

  ……

  …

                ——

           ————————第六次苏醒

               你睁开眼

  眼前不是蓝色的天空,而是暗黄色的灯光。你试图抬起上半身,却发现有一股力量在阻止你。你感觉这次机械把你除了手以外的整个上半身都固定住了,就只有脖子可以微微的转动。不光是进食,这次连呼吸都受到了限制,只能小口小口的呼吸着,虽然应该不会危急生命,但是还是很不痛快。

  你感觉一些冰凉的液体一直淹没到你下巴的位置,头发吸足了水也变得十分沉重,而且肚子胀的感觉就要吐出来。你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了舔那液体。
  是水。啊,对了……

  你感觉脑子重新开始转动,之前的丑态一点点从脑海里被挖掘出来。你慢慢的拔出不知什么时候回到原位的进食管,含在嘴里轻轻的吮吸。

  清水。

  应该说果然如此么?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有一种惶恐和被背叛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就像是以前爸爸答应带你去游乐场,但却一直没有去,而当你骨气勇气去问他时,爸爸他却狠狠的责骂了你。

  你让水在嘴里过了一圈之后,吐了出去。因为你的肚子已经挤到连这一小口水都咽不下去了。

  到底喝了多少水啊……

  你觉得感觉着自己的肚子胀到快把机器撑起来了……当然只是错觉,你试着把自己从机器里拔出来时,连一点移动都没有。

  你感觉自己现在又变成了一个奶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你感觉有一些疑惑,明明你又被困在这里,而且比上次禁锢的面积还大。上次你好歹还能活动一下上半身,而这次你能动的只有两只手和两条腿……但是为何心中没有感到一点恐惧?反而满溢着安全感。你觉得肯定是有哪里坏掉了。

  一个坏了的奶瓶。

  你又吸了一下喂食管,流出来的依旧是清水。

  那么,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对呢?为什么好吃的东西不出来呢

  你在嘴里搅拌吮吸着胃食管,双手下意识的向着胸部和下体的花瓣伸去。然后被金属挡住了,机器根本没有给你留出足够摸到胸口和下体的空隙。

  连唯一的消遣也被剥夺了么?

  你按了一下第一次带给你快乐的那个「清理与按摩按钮」,熟悉的蓝色光膜出现在你面前。你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去触摸……然后没有任何感觉的就穿过去了。虽然一如之前那样,红肿和受伤的地方都恢复如初,污渍也被清理干净,后背那不断带来微小刺激的伤口也没有了感觉,整个人充满了焕然一新的清爽感。
  但是你渴求的快感却没有任何动静,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的普通。
  这是梦么,如果这是噩梦请立刻醒过来吧。

  此时你有点后悔按下了清洁按钮,要不然后背上的小伤口还能带来一点快感。你试着摩擦双腿,却发现在两腿之间出现了金属的物体,让双腿根本无法并在一起摩擦,理所当然的也没有任何快感。

  现在,你就像被封在了一个与快感隔绝的盒子里,毫无办法。

            这是什么恶劣的玩笑么

  此时你才真正感到了绝望。

              ———————

  你在反思着,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也在思考着怎么才能获得原谅。

  歇斯底里根本毫无用处。

  你忍耐着身体里沸腾的欲火,即使你感觉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想要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抓住,狠狠的攥紧,一点一点被啃咬,也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可以思考的状态。

  想要高潮——情绪失控——冷静——失控的循环已经循环了好几次。你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自控力一步一步的提高,但是机械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啊啊……好想要一些快感。

  你的双腿不断的试图夹紧,但是被挡住了,光滑的圆柱吝啬的不肯提供给你一点快感。

  你甚至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收紧膛内的肌肉,通过紧缩放松的循环来让里面产生一点摩擦……

  但是这一点点的快感,根本,根本连一根发丝都算不上啊。

  话虽如此,但你还是像抓着蜘蛛丝的陀多一样,紧紧的抱着这仅有的一丝快感,不断的活动着你的稚嫩膛穴。

  如果能有东西塞在里面的话,一定会更快乐的。

  更多的欲火被这发丝一样的快感撩拨着。你感觉下身就像装了一个喷泉,随着你两片花瓣的收缩放松,一股一股的喷出汁水。

  不能这么下去了,会疯的,这么下去肯定会疯掉的,快思考,想想到底是那里不对。

  你开始回忆在上次出去你都做了什么。

  机器放开你之后从机器里出来了。

  自慰。

  睡不着所以自慰。

  天亮之后一边自慰一边搜索周围。

  一边自慰,一边用树叶做了一套内衣。

  穿着树叶的内衣自慰。

  自慰的时候找到了一块很棒的石头。

  试图把石头搬到金属地面那边。

  一边休息一边用后背蹭着石头自慰。

  把石头搬到了金属地面。

  因为嫌弃树叶内衣碍事就把它脱掉了。

  裸着身子摩擦着石头自慰。

  冲进机器里。

  ……虽然你感觉你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作为人类很重要的东西。但是那些都不重要。

  好想高潮。

  简单来说自己出去之后就做了几件事。

  自慰,离开金属地面去搜索,拿东西。

  但是完全没法确定是哪件事导致了现在的情况,而你不觉得你有慢慢排除选项的富裕。和被毛舌怪舔一样,你不觉得自己能承受第二次……或者说,你宁愿再被毛舌怪舔一次,都不想再体会这种感觉了。

  那么……干脆都不做了!

  你与自己约定。

  不再主动自慰,不主动离开金属地面,不主动去捡东西。

  这样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因为只要是约定,你就绝对不会打破的!如果下次再进来时候能吃到美味的话,就证明自己的推论没错。

  什么都可以,好想高潮啊

  那么问题只剩下一个了……怎么才能出去。

  你在扭动身体的时候有节奏的收缩着膛穴,因为这样可以产生更大的摩擦,有摩擦就有快感,就可以流出更多的爱液,你感觉自己的爱液像小溪一样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成股的顺着双腿流到地面上,攒成了一大摊。

             奶瓶进化成饮水机了

  你又被自己逗笑了。

  既然上次毛舌怪这么爱这些东西的话,那它肯定会再被吸引过来。上次就是被长毛怪弄昏之后,就被放出来了,那么这次肯定也行!

  你故意或者说不敢去思考如果被释放的条件不是这个的话该怎么办。要不然的话你感觉自己会崩溃的。

  你忍耐着神经们想要任何东西把自己抓出来揉碎的哀嚎,以及困在高潮边无法寸进的苦闷,还有不断扭动身体收缩膛穴的带来的疲劳和渴望塞进什么东西的冲动。

  肚子一有空隙就喝水,想撒尿就直接尿出来,毕竟高潮的时候尿出来不止一次,尽一切可能提高把毛舌怪吸引过来的几率。

  累了就按那个清洁键,虽然不会有快感,但还是可以回复一点点体力。直到你精神到达极限睡过去,你都没有停止活动着自己的膛穴,你感觉你的即使在你睡着后也不断收缩摩擦试图吮吸着什么,就像是忘了怎么停下来。

  好想让什么东西插进来,这样的话,就可以有更多快感,就能更快的出去了。
  这是你睡过去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第七次苏醒

  你是被屁股上的异动惊醒的。

  一种奇异的感觉顺着臀瓣的皮肤,一路滑行着到达了你的大脑。你感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因为这绝对不是毛舌怪的触感,完全不是那种毛绒绒暖和和的,而是更恶劣的某种东西。

  你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那东西坚硬的身体整个身体贴在你的脊椎的末端,靠近尾椎的地方,差不多把你露在机器外面的部位整个盖住。

  六条腿分左右两边紧紧箍在你的身上,从后背延伸到小腹,在正好压迫到你子宫的地方交叉,把它坚硬冰凉的身体紧紧的固定在你背上。你甚至能通过皮肤感受到那东西急促呼吸的气流,还有几丁质甲壳光滑的触感。

  它是如此的用力,你甚至感觉到它脚前端像是钢刷一样的坚硬而又密集的绒毛好